收費與免費輔導

_DSC7679

在最近的辯題中有一題是有關戒賭輔導應不應向服務使用者收取費用。小編在此嘗試補充一下各方的看法以讓大家多多反思。

免費的輔導固然可以讓有需要的人士更輕易地接觸戒賭服務,減少服務使用者在尋求協助時遇上的困難,這也許是現今四間受資助的機構均提供免費戒賭服務的初心。此外,戒賭人士很多也是連帶債務問題而前來尋求協助,因此讓他們付出輔導費用也是百上加斤,反而增加了他們財政的壓力。但以可持續性來說,除非有基金或資金長期提供資助,否則中心仍會停止服務。若要獨立運作,輔導中心仍主要靠輔導收費來維持營運。

至於收費輔導的出現,當然第一樣要保障的是輔導同工的生計。其中過往的一個質性研究指出,受訪的私人執業輔導同工表示收取輔導費用更會營造一個專業的商業服務;收費亦能產生治療效果;收費亦會對治療關係產生影響 (Doherty, 2012) 。有關治療效果,有受訪者指出「付費」這個行為能夠顯示服務使用者對輔導過程的決心以及顯示更高的自我控制感。類似的情況就像是當消費者願意去購買一項服務時,他們往往覺得該服務是對他們有利或有益處,他們才會願意投放金錢去購買該服務。而當他們投入了金錢於該項服務時,亦間接加強他們對該項服務的肯定(如肯定該項服務能幫助自己)及投入感。這個情況亦能同樣套用在輔導服務之上。在輔導過程中,我們亦強調服務使用者對輔導的投入感、決心及其功效的肯定能對輔導的成效產生一定作用。

但另一方面,收費輔導可能會為輔導同工帶來不安,特別是新入行的輔導同工(Rosenhammer, 2013)。這可能有關輔導工作的性質。因為輔導的成果牽涉個人及主觀感受,並不像一些貨物能夠實體計算,因此收費上多以會面時間來計算。而當輔導服務收錢的時候,難免有機會造成一種「用錢買關心」的感覺。當求助者付上金錢希望自己的困擾能夠得到幫助時,而所謂的成果又牽涉個人及主觀感受時,難免會讓輔導同工擔心自己「收了人錢但幫不到人」的感覺。在這種擔心下,又會否影響輔導質素呢?

 

 

Reference 參考資料

Doherty, S. (2012). Money in therapy: Private practitioners’ experiences and perceptions of charging for counselling-a qualitative study.

Rosenhammer, D. (2013). For a fee or for free? Therapy Today, 24(3), 26-29.

 

「不賭思議—預防賭博問題年輕化之辯論教育計劃 II」小學組別辯論比賽

【小學組嘅比賽嚟到啦🤗

今年度嘅「不賭思議II」我地唔淨止準備咗活動比中學同學參與,連小學組別嘅師生都可以同我地一齊聽講座、玩遊樂營同打辯論比賽!

深化防賭意識至小學層面,小學組別的一連串活動將由6月底開始舉行,當中最特別的莫過於喺6月22日既係中學組準決賽,亦係小學組的賽事簡介日-當日將會有實時導賞與小學同學分享賭博議題內容以及對辯技巧!

辯論比賽名額為16隊,晉級形式使用淘汰制。每間參賽學校最少需派出五名代表出席6月22日的防賭資訊教育講座、辯論導賞活動及賽事簡介會與及7月6日的防賭思辨遊樂營。若實際報名隊伍數目超過上限,將以先到先得方式決定入圍學校。若果參賽學校能提供比賽場地,將有機會獲優先安排入圍!

想參加嘅小學隊伍可以用呢個網址報名 👉 https://bit.ly/2LD2W6P

邀請信及賽規: _小學組別辯論比賽_2019邀請信及賽規_public

心理輔導的核心──保密協議

_DSC7726在早前辯論比賽中,我們亦有討論過保密協議的議題/辯題──「保密協議」不適用於戒賭輔導。比如說:在輔導過程中發現戒賭人士有復賭的跡象,作為將會有可能受到牽連的家人,輔導員應否打破保密協議通知家人呢?若然在輔導中,發現賭徒有瞞債問題時,輔導員應否通知家人們他們的處境呢?然而再退一步的時候,保密協議的初心是什麼呢?

不知大家有沒有試過向身邊的朋友傾訴秘密時,翌日就發現那秘密的內容就在校內傳播,心情就像是被好友背叛了,心底最深處的秘密被無情地公開,那赤裸裸的感覺顯然不好受,甚至覺得自己再次被傷害了。久而久之,我們便不想把心中的痛苦與人分享,獨自一人承受生命中種種的苦楚。然而,我們知道若然把一件心事積存在心底太久,到某日我們的負能量超出自己的負荷時,各式各樣的心理健康便會惡化,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

為此,心理輔導便油然而生,為服務使用者提供一個受保護及舒適的空間,好讓我們能夠安心地回顧一下自己,整理一下自己種種的過去,以為現在及未來重新注入活力,體驗生命的分分秒秒。

「保密協議」便是其中一項措施以讓服務使用者們安心地坦露自己的心中情──有些說話是屬於我們最深層的秘密,我們並不想讓老師/父母/另一半/朋友知道,以免帶來更多麻煩。與此同時,「保密」亦是一項重要的輔導專業操守。簡單而言,它是指輔導服務過程中的相關資料,如會面內容、當事人的個人資料、會面記錄等等,都是保密。如非得到當事人同意,都不會向第三者透露輔導服務過程中的相關資料。但保密協議(又稱保密原則) 亦有其限制,一般而言根據不同國家及機構的操守守則,當輔導過程出現傷害自己和傷害他人的傾向時,輔導員都有機會打破協定,通知相關單位以保障大眾人命的安危。此外,不同的輔導服務也會因應情境而修訂保密協議。有興趣的同學可參考文章後附列協會之專業操守守則或其它有關ethics of counselling的書籍,以更完整地了解保密協議(又稱保密原則)。

至於在中心的戒賭輔導中,一般戒賭輔導會以「單對單」(即輔導員個別與有賭博問題之人士進行會面傾談) 形式進行。但亦會因應個案情況,邀請其家人一同進行會面傾談。如是這個情況,輔導員亦會在面談開始前向其家人講解何謂保密協議(又稱保密原則) ,而家人亦需要在理解保密協議(又稱保密原則) 後,簽署同意書。

最後,不知大家對保密協議的初衷有否了解更多?而到底在什麼環境下,保密協議是可以打破的呢?這些都值得深思的問題。

相關參考資料: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 https://www.counseling.org/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https://www.apa.org/

Asian Professional Counselling and Psychology Association: http://www.apcpa.com.hk/ Australian Counselling Association: https://www.theaca.net.au/

British Association for Counselling and Psychotherapy: https://www.bacp.co.uk/ Professional Counselling and Psychology Association: http://www.hkpca.org.hk/

The 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 https://www.bps.org.uk/

香港心理學會: http://www.hkps.org.hk/zh-h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