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總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五月二十六日,觀眾互動節目)

「不賭思議—預防賭博問題年輕化之辯論教育計劃」總決賽請來Ben Sir與梁嘉琪主持互動遊戲,讓同學認識更多防賭資訊。

工作人員預先在觀眾席上準備「通關密碼」,邀請有座位貼有數字密碼的同學仔上台。上台後兩位主持人邀請大家一同舉起「否」的手勢,表達活動不賭的主題。

從受平和基金資助的戒賭中心數量、「贏粒糖」下一句是甚麼等等的基本與問題

兩位風趣幽默的主持人妙語連珠,帶動現場氣氛高漲,無論在台上玩遊戲或在觀眾席上的同學都全情投入。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總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五月二十六日,冠軍賽)

冠軍賽
辯題:立法全面禁賭是解決香港賭博衍生問題的最佳方法
正方:觀塘瑪利諾書院
反方:協恩中學
賽果:零比五,反方協恩中學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二副 凌曉怡同學

在香港,因賭博衍生的問題多不勝數,我們該如何解決?立法全面禁賭又是否最佳方法?在不賭思議的總決賽中,正方觀塘瑪利諾書院及反方協恩中學就此議題上演了一場精彩的冠軍賽。

正方主辯首先指出賭博在香港衍生的種種問題,包括破壞家庭關係,愈趨年輕化等令人擔憂的現象。問題仍然存在,是因為現時對賭博活動的規範不足,使博彩活動超出政府能夠控制的範圍。

反方主辯認同正方看法,惟病態賭博是一種心癮,若賭徒賭博無門,後路被斷絕,他們不但不會因為立法禁止而停止賭博,反而更有可能投向其他方法,例如到澳門及其他鄰近地區賭博,甚至從非法途徑解除心癮,最後亦會沉淪賭海,賭癮更難根治。

反方的其他辯員亦提出,倘若香港立法全面禁止賭博,平和基金等為病態賭徒提供戒賭輔導服務的機構將無法繼續運作。現時平和基金每年接受香港賽馬會約港幣三億六千萬的資助,但賽馬會的收入來源主要是賽馬日的博彩活動,立法全面禁賭將使支援戒賭服務的資源大大減少,賭徒將無法接受輔導,可謂「好心做壞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香港在一九七五年開辦六合彩,以遏止當時越趨激烈的字花非法賭博風氣,可見規範性賭博取得成效,亦沒有造成反效果,實為解決問題的更佳方法。

經過一番在「即時質詢」、「單挑」,以及自由辯論環節的唇槍舌劍後,五位評判皆認同反方隊伍的表現更為出色,一致給予反方更高的分數。冠軍賽的賽果為零比五,由反方協恩中學勝出。最佳辯論員為反方第二副辯凌曉怡同學,凌同學同時亦成為不賭思議的「最有價值辯論員」。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總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五月二十六日,季軍賽)

季軍賽
辯題: 「終生不賭」應是戒賭輔導的最終目標
正方:順德聯誼總會鄭裕彤中學
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
賽果:一比四,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二副 黃一熙同學

Continue reading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總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五月二十六日,季軍賽)”

「不賭思議」座談會花絮

「不賭思議」座談會已於2018年3月11日(日)上午11時半至5時假溫莎公爵社會服務大廈禮堂舉行。當日每場共有過百位師生及公眾人士參與出席,剖析「家屬提供借貸」以及「全面禁賭」兩大議題。

本中心特別邀請攝製隊為是次座談會拍攝精華花絮及完整記錄,讓未能親身出席的人士,可透過記錄重溫座談會內容。

第一場座談會於上午11時至下午1時舉行,出席嘉賓包括香港大學中文學院講師及前香港大學演辯學會顧問何偉幟博士(左一)、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副教授及指非指出版社創辦人符瑋博士(左二)、iDebate創辦人張嘉達先生(左三)以及資深傳媒人及「辯論學」教育工作者黃潔慧小姐(右一)。

第一場座談會議題以「家屬應否對正接受輔導的賭博失調者提供財務協助?」為重點,黃潔慧小姐指出此辯題最重要的字眼「親情」。親情是一種永遠的連繫,若因為親情而借錢予賭徒,家屬是否要無止境地不斷付出,那到底要借到何時。但又看回去,原來親人只是想要借50元,因為欠債後連吃飯坐車的錢都無,作為家屬,不借也太不近人情,於是討論正式開始。

符瑋博士的討論點在於「正接受輔導的賭博失調者」,於是從輔導員角度出發,提出業界有「不離不棄不借」的原則,視借錢為正向回饋,是一種變相鼓勵,讓賭徒繼續去賭。因此若家屬一直違背和輔導員的協議,就算是每日的幾塊錢,也會相對讓戒賭的歷程變得更加困難。於是在他的個人立場,他不會借錢,但會以購買飯盒等方式幫助對方的生活基本需要。

 

戒賭非一朝一夕,張嘉達先生提到經典的 Skinner box 實驗,指出其實無論懲罰與獎勵也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行為,若以減弱行為目標,其實也可把借錢當作是一種鼓勵,而且非直接由不及格變 A Grade 才願意獎勵,因為他正向著好的方向開始,開始願意接受輔導,就如由 E 升到 D Grade 一樣,也可以表達一些讚賞,不妨一借。

黃潔慧小姐繼續分享認為可以一借的論據,例如八達通與食飯錢的數目是多少呢,也是能與賭徒和輔導員協議的。若果把連生活基本所需的供給也全斷,你希望對方絕處逢生,但人性又是否如此光輝呢?他不能跟家人借,就自會問其他人借,甚至是再向「財仔」借,一借又當然不會借一個小數目,最後反而有機會讓問題加深。因此當有不得不借的理由,似乎借予他,幫他計算好生活開支,會是更有效的方法。

何偉幟博士最後用「愛」來結束這個話題,所愛的親人遇上困難,不借又於心何忍?因此提醒學生「說之以理、動之以情」各位理據在辯論當中固然重要,但也不要忘記情感和代入。

分享完題目的解讀方法,司儀邀請四位嘉賓抽籤正方或反方並即場示範對辯,學生上了寶貴的一課。

第二場座談會於下午3時至下午5時舉行,出席嘉賓包括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副教授指非指出版社創辦人符瑋博士(左一)、iDebate創辦人張嘉達先生(左二)、香港浸會大學中文辯論隊前隊員張介聰先生(左三)以及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助理教授黃子健博士(右一)。

下午的議題為「輔導賭博失調者的目標應以『有節制賭博』還是『全面不賭』為主?」,張介聰先生認為先要了解何謂「賭博失調」。這是一種心癮,除了毒癮禍害太深必需全禁之外,其實手機、購物…身邊周圍的樣樣東西皆可成癮,連政府也只是提醒大家以上行為應有節制。原因是人權,戒賭後賭博失調者理應回復正常生活,作為正常人,正常賭博行為是可以接受的,若全面不賭,反而成為壓力、一種標籤,仿佛時刻強調自己曾是賭徒,所以不敢再賭。

符瑋博士則傾向「全面不賭」,因為當一個人一旦證實對某事物成癮之後,會對這件事物變得更加敏感,即使日後已戒,也會一接觸便容易再成癮。

黃子健博士認同符瑋博士的看法,其實賭徒到接受治療的時候,其獨立生活能力、工作到社交都已經受到嚴重影響,一旦再接觸賭博其實會易想起舊日發生的不愉快,所以可免則免。

 

符瑋博士認為處理此辯題時,要為立論加入前設,為主到底是「手段」,還是「最終目標」,例如以美沙酮戒毒,是否一世都要停留在「美沙酮」這個「最終目標」?先有節制賭博,繼而終生不賭,會否是更理想的目標?之後其他來賓反駁,全面不賭會否反而不能得悉當時人重新接觸賭博後的情緒與反應,因而不能判斷當時人是否已回復正常水平。符瑋博士回應指,根據過往數字,其實賭徒在戒賭後翻賭機會相當高,因此有節制賭博不會是他們的最終目標,只要當時人願意,在他稍有理智的情況下,都會儘量爭取不讓他賭。

張介聰先生則反駁,一世不賭的目標會否太長遠,讓求助者感到太難而卻步,最終放棄接受輔導。短期目標如一星期、一個月,先給予一些簡單目標,再慢慢延伸,此期間不提希望他永遠不賭,會否更有效用。

符瑋博士認為這反而會讓界線模糊,仿佛讓道德底線可以調整。他舉例如「有節制玩電腦遊戲」,媽媽讓小朋友洗碗後可以玩一小時遊戲,若媽媽提出「幫手洗兩隻碗再玩」而非「洗完所有碗再玩」,結果小朋友真的只洗兩隻碗,那媽媽會否覺得既然都洗了,為何只洗兩隻而不洗完全部?小朋友又會覺得你既然說洗兩隻碗,又為何罵我不洗全部?來到打機一小時的部分,夠鐘了媽媽要求關機,小朋友又覺得差少許就完結這部分可以儲存,為何不讓我打完?媽媽又認為說好一小時就一小時,為何又超時?所以不如定好界線。

黃子健博士繼續從賭博失調者的生活角度出發,若是以改變環境和生活習慣為目標,有節制賭博會讓他仍有想像空間,讓他每日心思思看馬經和賭博分析,甚至去賭場看人賭。完全不賭就不會有幻想的空間,讓他立定心去戒賭,改掉以前的生活行為。

張嘉達先生為這次討論作了一個有意思的總結,原來許多賭博議題表面看似沒有爭議空間,但其實有可能是我們用了正常人的角度去思考,忽略了這班賭博失調者原來在生活、工作、社交甚至家庭都早已出現了嚴重問題。當我們再從他們、或者他們的家屬、心理學、政府政策甚至目前社會風氣等不同角度去思考,以上討論都有許多剖析面,不同立場的思考點也極具爭議。

致送紀念狀與嘉賓合照留念。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半準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三月十七日)

地點:九龍塘學校(中學部)

時間:上午十時正
辯題:本港應以「有節制賭博」作為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
正方:A7 華英中學
反方:A2 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
賽果:零比三,反方A2 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第一副辯 汪樂霖同學

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普遍分為「有節制賭博」和「全面戒賭」兩種,然而哪一種對賭博失調者更為合適和有效?正方華英中學和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對此展開討論。

正方率先指出,以「有節制賭博」作為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能幫助他們重返生活正軌,舒緩沉迷賭博帶來的問題。賭博失調者多高估自己的賭術和運氣,加上對賭博及金錢錯誤的觀念,因而形成迷思。因此,透過輔導時所制定的理財計劃,能防止他們豪賭。同時,此舉亦能減少賭博失調者在接受輔導時造成逆反心理的機會。硬性強制往往令賭博失調者覺得自己所做的全被否定,相反「有節制賭博」作為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則能提升他們的自信。最後,正方指出賭博是每一個人應有的權利,本質中立,因此反問反方輔導一開始是否便以「全面戒賭」作為目標。

反方回應指現時未有定論哪一個目標更佳、更有效,故此輔導不應制訂單一目標,皆因同一目標不能套用在每一個人身上。所以輔導目標應因人而異,賭博失調者與輔導員一同制訂最合適的目標,才有針對性。現時,香港賭博失調者的成因各不同,面對多樣的賭徒,應讓賭博失調者與輔導員溝通、商討。相反,以「有節制賭博」作為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帶來兩大弊處。首先,單一目標不是最合適的目標。調查指出有七成賭博失調者傾向「全面戒賭」,只有三成傾向「有節制賭博」。當制定單一的「有節制賭博」目標後,賭徒在輔導過程中較易接觸賭博,降低戒賭成效。其次,影響輔導員專業自主。制訂單一目標,輔導員則不能以專業知識和經驗協助賭博失調者制訂合適的目標和治療手段。

及後,雙方就輔導成效及目標本質展開更深入討論。反方指出正方同意過程因人而異,可是目標卻因其立場而不能因人而異。另外,反方亦於自由辯論中質疑正方的目標會令賭博失調者復發。正方嘗試拆解,反駁指輔導本身有成效,還能讓賭博失調者學會自制,所以不會復發。但正方卻未能在自由辯論中以真實數據證明其成效。

比賽過後,評判指出雙方均沒有為「目標」一詞劃下清楚定義,亦未能就輔導手段會否因應不同目標改變等方面作討論。正方沒有指出反方不合理之處,如辯題所指的並非唯一目標,而且如賭博失調者自願接受「全面戒賭」,逆反心理會否出現?反方的方案則別出心裁,副辯亦能延伸主線,唯臨場反應不足,組織能力亦有進步空間,能多闡述輔導員專業自主被限制所帶來的弊端。

綜合雙方的表現後,賽果為零比三,由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出,而最佳辯論員為反方第一副辯汪樂霖同學,恭喜得獎同學和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成功晉身四強。

時間:中午十二時正
辯題:家屬替賭博失調者償還債務對戒賭輔導過程利多於弊
正方:B8 協恩中學
反方:B2 筲箕灣官立中學
賽果:三比零,正方B8 協恩中學勝
最佳辯論員:正方第二副辯 凌曉怡同學

家人債務纏身,親人應否予以金錢上的援助?這種掙扎衍生了這條辯題——「家屬替賭博失調者償還債務對戒賭輔導過程利多於弊」,正方協恩中學和反方筲箕灣官立中學就此提出不同看法,上演了一場精彩的辯論賽。

正方開辯為辯題界定重要字眼,如「家屬」的角色應給予關愛,不離不棄;而「償還債務」應是為賭博失調者償還部份債務。而辯題討論範圍應只針對無力償還債務的賭徒,以消除他們的賭癮,並令他們以正面積極的態度面對問題,提升戒賭輔導成效。首先,債務是賭博失調者最大壓力來源,被債主追債使其感到無助,影響接受輔導時情緒,因此此舉能消除壓力,有助輔導。其次,債務過多令賭博失調者失去還債信心,自暴自棄。所以當家屬幫忙償還部份債務時,債務變少能提升他們的自信心,重拾責任。

反方隨即指出正方誇大方案利處,因表達關愛不一定要以替賭博失調者還債的方法。此外,反方亦質疑正方方案脫節,質問現實社會上其方案的普遍性。反方接着就現時政府的政策方針,為戒賭輔導過程界定為三個階段:求助、治療以及預防復發。然而,正方方案均無助於上述三個階段,甚至使情況惡化。首先是造成惡性循環,窒礙賭博失調者接受輔導。當家屬替賭博失調者還債,他們便會誤以為自己有還債能力,從而減低他們求助的誘因,甚至會繼續參與賭博。其次是向賭博失調者灌輸錯誤訊息,不利學習理財觀念。當家屬協助償還債務,賭博失調者遵循還款計劃的意欲便會下降,使他們難以掌握理財技巧。

比賽進入中段,正方深化論點,指家屬幫忙還債能消除賭徒因追債壓力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令其願意接受戒賭輔導。同時,如果家屬不伸出援手,賭徒自殺機會亦大增。反方駁斥指正方方案只是償還一部分償務,債主依舊會追債,因此賭徒被追債的壓力根本沒有消除。此外更質問正方,指賭徒是否需要為家人幫忙償還的那部份債務負責任。

比賽結束後,評判認為整場賽事的比較部份不多,雙方均沒有代入賭徒心態,解釋輔導過程及辯題背後理念。正方方案過於理想、不現實,忽略其可行及普及性,亦沒有客觀地指出不同賭徒的財務狀況與還債能力,甚至沒有界定甚麼是「可負擔」的債務。反方則只道出金錢不是唯一關愛的方法,陪伴才能使堅持輔導,卻沒有解釋到底是怎樣的陪伴,過於粗略。

評判作出點評後,均較認同正方所述,故這場賽事由正方協中學得三票勝出,而最佳辯論員則由正方第二副辯凌曉怡同學奪得。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第二輪初賽精華及相片集(三月四日)

地點: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

時間:上午十一時正
辯題:香港應強制賭博失調者接受隔離式戒賭治療
正方:B4 聖公會基孝中學
反方:B2 筲箕灣官立中學
賽果:零比三,反方筲箕灣官立中學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結辯 陳鈺珊同學

當天,正方聖公會基孝中學以及反方筲箕灣官立中學,對「香港應強制賭博失調者接受隔離式戒賭治療」上演了一場精彩的功防戰。

正方率先發言,賭博問題愈越嚴重,然而戒賭治癒成效卻仍須提升。因此,正方倡議禁止賭博失調者進入馬會以及投注場所作隔離式戒賭治療,能有效改善現行制度,彌補其不足之處。方案有兩大好處,首先使賭博失調者遠離誘因。現時戒賭治療多以心理輔導為主,戒賭中心不能強制賭從不進入馬會,使戒賭難度大大提升。因此,禁止賭博失調者進入馬會,能防止他們參與賭博活動,有助提升治療成效。其次,維持社會安定。採取隔離式戒賭治療後,能提高治癒成效,減少賭博失調者數目,故此因其衍生的社會問題能得到解決,使社會安定。

反方隨即質疑正方對隔離式戒賭治癒的定義,指其方案只係禁止賭博失調者進入賭博場所,但戒賭治癒分為三個步驟,分別係預防、保護同治療,指其方案停留在保護階段,因此所謂強制隔離式治療應該係強制賭博失調者進行住院治療而非禁止賭博失調者進入賭博場所。及後提出反對原因,分別為限制人身自由,有違政府一直以來社區共融的方針以及構成標籤,疾礙患者主動求助,將賭博失調者強制隔離,正正係向社會傳達緊賭博失調者不正常,加強對賭博失調者既標籤效應。反問此舉會否令賭徒反感,不願求助。

比賽進入中段,正方指反方方案比己方方案更不符合人權,指出現時戒賭治癒成效不彰,行強制隔離式戒賭治癒能使賭徒遠離誘因,使戒賭難度下降,真正有效地解決現制賭博失調者符問題;反方駁斥,正方方案取決於賭徒自願求助,然而正方沒有方法找出他們,如何強制進行治癒。同時,指出除了親身到馬會外,亦有其他途徑參與賭博,如透過賽馬會手機程式或家人和朋友投注,這些誘因,若不把進行住院治癒,如何杜絕所有誘因。

及後,評判親雙方表演給予寶貴的評語。評判認為正方方案為其避開了部份攻擊,亦因此有其缺點,正方應賽前作更多準備以應付反方質問;反方則可跳入正方論點,以攻擊正方,如禁止進入馬會亦是違反人權。評判衡量雙方表現後,本場賽事賽果為零比三,由反方筲箕灣官立中學勝出,而最佳辯論員則為反方結辯陳鈺珊同學。恭喜筲箕灣官立中學應成功晉級。

時間:下午二時正
辯題:香港應於學校強制推行理財教育課程以預防賭博問題
正方:A4 聖芳濟書院
反方:A2 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
賽果:一比二,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一副 汪樂霖同學

下午二時正,迎來了當日暴後一場比賽的開始,辯題為「香港應於學校強制推行理財教育課程以預防賭博問題」,正方聖芳濟書院對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

正方開辯交代政策制定的準則,分別為必要性、針對性以及可行性。必要性方面,現時15至24歲青年參與賭博行為嚴重,過去十年呈上升趨勢,皆因其自制力低,沉迷賭博機會比成人多40%。針對性方面,透過教導青年正確的理財觀念和培養儲蓄習慣,以理論和多元活動配合,應改善其錯誤觀念(不勞而獲)。可行性方面,於其他學習經歷中的400小時,抽取16小時推行課程,增加資源以及學校有時間空間,故政策可行。

反方解釋理財教育課程原意為教導學生管理金錢,當中到底有幾多與賭博有關。加上強制全港推行,老帥培訓等未必能跟上。隨後指出,現時的政策一直行之有效,透過傳媒加強宣傳,正如世界盃時所作的指施成效理想,可見方針正確。故此證立辯題必先解釋方案的成效和必要。反方指出,方案成本高,人力物力均要時間培訓,然而現時政策已經能夠有效預防,為何要多此一舉。加上,方案成效傳疑,課程內容以金錢知識和金錢觀為主,即便有正確的金錢觀不代表不賭。

雙方就課程內容與預防戒賭關係、現行制度不足以及成效展開了討論,更在即時質詢及自由辯論環節,深入討論辯題。

評判認為正方和反方表演均有進步空間。正方的內容、結構清晰,方案細節卻欠奉。質疑以甚麼標準量度現制情況是否嚴重,然而為甚麼嚴重就要用此課程。相反,反方只執著於教育局的指引和藍本,強加框架於正方,以及詳細說明現行政策具體措施,有沒有覆蓋學校。

一番唇槍舌戰後,賽果為一比二,由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出,而最佳辯論員則為反方一副汪樂霖同學。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第二輪初賽精華及相片集(三月三日)

地點:天主教鳴遠中學

時間:上午九時正
辯題:在香港推行賭波合法化利多於弊
正方:B8 協恩中學
反方:B6 保良局唐乃勤初中書院
賽果:三比零,正方協恩中學勝
最佳辯論員:正方結辯 凌曉怡同學

Continue reading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第二輪初賽精華及相片集(三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