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與免費輔導

_DSC7679

在最近的辯題中有一題是有關戒賭輔導應不應向服務使用者收取費用。小編在此嘗試補充一下各方的看法以讓大家多多反思。

免費的輔導固然可以讓有需要的人士更輕易地接觸戒賭服務,減少服務使用者在尋求協助時遇上的困難,這也許是現今四間受資助的機構均提供免費戒賭服務的初心。此外,戒賭人士很多也是連帶債務問題而前來尋求協助,因此讓他們付出輔導費用也是百上加斤,反而增加了他們財政的壓力。但以可持續性來說,除非有基金或資金長期提供資助,否則中心仍會停止服務。若要獨立運作,輔導中心仍主要靠輔導收費來維持營運。

至於收費輔導的出現,當然第一樣要保障的是輔導同工的生計。其中過往的一個質性研究指出,受訪的私人執業輔導同工表示收取輔導費用更會營造一個專業的商業服務;收費亦能產生治療效果;收費亦會對治療關係產生影響 (Doherty, 2012) 。有關治療效果,有受訪者指出「付費」這個行為能夠顯示服務使用者對輔導過程的決心以及顯示更高的自我控制感。類似的情況就像是當消費者願意去購買一項服務時,他們往往覺得該服務是對他們有利或有益處,他們才會願意投放金錢去購買該服務。而當他們投入了金錢於該項服務時,亦間接加強他們對該項服務的肯定(如肯定該項服務能幫助自己)及投入感。這個情況亦能同樣套用在輔導服務之上。在輔導過程中,我們亦強調服務使用者對輔導的投入感、決心及其功效的肯定能對輔導的成效產生一定作用。

但另一方面,收費輔導可能會為輔導同工帶來不安,特別是新入行的輔導同工(Rosenhammer, 2013)。這可能有關輔導工作的性質。因為輔導的成果牽涉個人及主觀感受,並不像一些貨物能夠實體計算,因此收費上多以會面時間來計算。而當輔導服務收錢的時候,難免有機會造成一種「用錢買關心」的感覺。當求助者付上金錢希望自己的困擾能夠得到幫助時,而所謂的成果又牽涉個人及主觀感受時,難免會讓輔導同工擔心自己「收了人錢但幫不到人」的感覺。在這種擔心下,又會否影響輔導質素呢?

 

 

Reference 參考資料

Doherty, S. (2012). Money in therapy: Private practitioners’ experiences and perceptions of charging for counselling-a qualitative study.

Rosenhammer, D. (2013). For a fee or for free? Therapy Today, 24(3), 26-29.

 

心理輔導的核心──保密協議

_DSC7726在早前辯論比賽中,我們亦有討論過保密協議的議題/辯題──「保密協議」不適用於戒賭輔導。比如說:在輔導過程中發現戒賭人士有復賭的跡象,作為將會有可能受到牽連的家人,輔導員應否打破保密協議通知家人呢?若然在輔導中,發現賭徒有瞞債問題時,輔導員應否通知家人們他們的處境呢?然而再退一步的時候,保密協議的初心是什麼呢?

不知大家有沒有試過向身邊的朋友傾訴秘密時,翌日就發現那秘密的內容就在校內傳播,心情就像是被好友背叛了,心底最深處的秘密被無情地公開,那赤裸裸的感覺顯然不好受,甚至覺得自己再次被傷害了。久而久之,我們便不想把心中的痛苦與人分享,獨自一人承受生命中種種的苦楚。然而,我們知道若然把一件心事積存在心底太久,到某日我們的負能量超出自己的負荷時,各式各樣的心理健康便會惡化,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

為此,心理輔導便油然而生,為服務使用者提供一個受保護及舒適的空間,好讓我們能夠安心地回顧一下自己,整理一下自己種種的過去,以為現在及未來重新注入活力,體驗生命的分分秒秒。

「保密協議」便是其中一項措施以讓服務使用者們安心地坦露自己的心中情──有些說話是屬於我們最深層的秘密,我們並不想讓老師/父母/另一半/朋友知道,以免帶來更多麻煩。與此同時,「保密」亦是一項重要的輔導專業操守。簡單而言,它是指輔導服務過程中的相關資料,如會面內容、當事人的個人資料、會面記錄等等,都是保密。如非得到當事人同意,都不會向第三者透露輔導服務過程中的相關資料。但保密協議(又稱保密原則) 亦有其限制,一般而言根據不同國家及機構的操守守則,當輔導過程出現傷害自己和傷害他人的傾向時,輔導員都有機會打破協定,通知相關單位以保障大眾人命的安危。此外,不同的輔導服務也會因應情境而修訂保密協議。有興趣的同學可參考文章後附列協會之專業操守守則或其它有關ethics of counselling的書籍,以更完整地了解保密協議(又稱保密原則)。

至於在中心的戒賭輔導中,一般戒賭輔導會以「單對單」(即輔導員個別與有賭博問題之人士進行會面傾談) 形式進行。但亦會因應個案情況,邀請其家人一同進行會面傾談。如是這個情況,輔導員亦會在面談開始前向其家人講解何謂保密協議(又稱保密原則) ,而家人亦需要在理解保密協議(又稱保密原則) 後,簽署同意書。

最後,不知大家對保密協議的初衷有否了解更多?而到底在什麼環境下,保密協議是可以打破的呢?這些都值得深思的問題。

相關參考資料:

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 https://www.counseling.org/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https://www.apa.org/

Asian Professional Counselling and Psychology Association: http://www.apcpa.com.hk/ Australian Counselling Association: https://www.theaca.net.au/

British Association for Counselling and Psychotherapy: https://www.bacp.co.uk/ Professional Counselling and Psychology Association: http://www.hkpca.org.hk/

The 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 https://www.bps.org.uk/

香港心理學會: http://www.hkps.org.hk/zh-hant/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總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五月二十六日,觀眾互動節目)

「不賭思議—預防賭博問題年輕化之辯論教育計劃」總決賽請來Ben Sir與梁嘉琪主持互動遊戲,讓同學認識更多防賭資訊。

工作人員預先在觀眾席上準備「通關密碼」,邀請有座位貼有數字密碼的同學仔上台。上台後兩位主持人邀請大家一同舉起「否」的手勢,表達活動不賭的主題。

從受平和基金資助的戒賭中心數量、「贏粒糖」下一句是甚麼等等的基本與問題

兩位風趣幽默的主持人妙語連珠,帶動現場氣氛高漲,無論在台上玩遊戲或在觀眾席上的同學都全情投入。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總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五月二十六日,獎項頒發)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總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五月二十六日,冠軍賽)

冠軍賽
辯題:立法全面禁賭是解決香港賭博衍生問題的最佳方法
正方:觀塘瑪利諾書院
反方:協恩中學
賽果:零比五,反方協恩中學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二副 凌曉怡同學

在香港,因賭博衍生的問題多不勝數,我們該如何解決?立法全面禁賭又是否最佳方法?在不賭思議的總決賽中,正方觀塘瑪利諾書院及反方協恩中學就此議題上演了一場精彩的冠軍賽。

正方主辯首先指出賭博在香港衍生的種種問題,包括破壞家庭關係,愈趨年輕化等令人擔憂的現象。問題仍然存在,是因為現時對賭博活動的規範不足,使博彩活動超出政府能夠控制的範圍。

反方主辯認同正方看法,惟病態賭博是一種心癮,若賭徒賭博無門,後路被斷絕,他們不但不會因為立法禁止而停止賭博,反而更有可能投向其他方法,例如到澳門及其他鄰近地區賭博,甚至從非法途徑解除心癮,最後亦會沉淪賭海,賭癮更難根治。

反方的其他辯員亦提出,倘若香港立法全面禁止賭博,平和基金等為病態賭徒提供戒賭輔導服務的機構將無法繼續運作。現時平和基金每年接受香港賽馬會約港幣三億六千萬的資助,但賽馬會的收入來源主要是賽馬日的博彩活動,立法全面禁賭將使支援戒賭服務的資源大大減少,賭徒將無法接受輔導,可謂「好心做壞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香港在一九七五年開辦六合彩,以遏止當時越趨激烈的字花非法賭博風氣,可見規範性賭博取得成效,亦沒有造成反效果,實為解決問題的更佳方法。

經過一番在「即時質詢」、「單挑」,以及自由辯論環節的唇槍舌劍後,五位評判皆認同反方隊伍的表現更為出色,一致給予反方更高的分數。冠軍賽的賽果為零比五,由反方協恩中學勝出。最佳辯論員為反方第二副辯凌曉怡同學,凌同學同時亦成為不賭思議的「最有價值辯論員」。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總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五月二十六日,季軍賽)

季軍賽
辯題: 「終生不賭」應是戒賭輔導的最終目標
正方:順德聯誼總會鄭裕彤中學
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
賽果:一比四,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二副 黃一熙同學

Continue reading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總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五月二十六日,季軍賽)”

「不賭思議」座談會花絮

「不賭思議」座談會已於2018年3月11日(日)上午11時半至5時假溫莎公爵社會服務大廈禮堂舉行。當日每場共有過百位師生及公眾人士參與出席,剖析「家屬提供借貸」以及「全面禁賭」兩大議題。

本中心特別邀請攝製隊為是次座談會拍攝精華花絮及完整記錄,讓未能親身出席的人士,可透過記錄重溫座談會內容。

第一場座談會於上午11時至下午1時舉行,出席嘉賓包括香港大學中文學院講師及前香港大學演辯學會顧問何偉幟博士(左一)、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副教授及指非指出版社創辦人符瑋博士(左二)、iDebate創辦人張嘉達先生(左三)以及資深傳媒人及「辯論學」教育工作者黃潔慧小姐(右一)。

第一場座談會議題以「家屬應否對正接受輔導的賭博失調者提供財務協助?」為重點,黃潔慧小姐指出此辯題最重要的字眼「親情」。親情是一種永遠的連繫,若因為親情而借錢予賭徒,家屬是否要無止境地不斷付出,那到底要借到何時。但又看回去,原來親人只是想要借50元,因為欠債後連吃飯坐車的錢都無,作為家屬,不借也太不近人情,於是討論正式開始。

符瑋博士的討論點在於「正接受輔導的賭博失調者」,於是從輔導員角度出發,提出業界有「不離不棄不借」的原則,視借錢為正向回饋,是一種變相鼓勵,讓賭徒繼續去賭。因此若家屬一直違背和輔導員的協議,就算是每日的幾塊錢,也會相對讓戒賭的歷程變得更加困難。於是在他的個人立場,他不會借錢,但會以購買飯盒等方式幫助對方的生活基本需要。

 

戒賭非一朝一夕,張嘉達先生提到經典的 Skinner box 實驗,指出其實無論懲罰與獎勵也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行為,若以減弱行為目標,其實也可把借錢當作是一種鼓勵,而且非直接由不及格變 A Grade 才願意獎勵,因為他正向著好的方向開始,開始願意接受輔導,就如由 E 升到 D Grade 一樣,也可以表達一些讚賞,不妨一借。

黃潔慧小姐繼續分享認為可以一借的論據,例如八達通與食飯錢的數目是多少呢,也是能與賭徒和輔導員協議的。若果把連生活基本所需的供給也全斷,你希望對方絕處逢生,但人性又是否如此光輝呢?他不能跟家人借,就自會問其他人借,甚至是再向「財仔」借,一借又當然不會借一個小數目,最後反而有機會讓問題加深。因此當有不得不借的理由,似乎借予他,幫他計算好生活開支,會是更有效的方法。

何偉幟博士最後用「愛」來結束這個話題,所愛的親人遇上困難,不借又於心何忍?因此提醒學生「說之以理、動之以情」各位理據在辯論當中固然重要,但也不要忘記情感和代入。

分享完題目的解讀方法,司儀邀請四位嘉賓抽籤正方或反方並即場示範對辯,學生上了寶貴的一課。

第二場座談會於下午3時至下午5時舉行,出席嘉賓包括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副教授指非指出版社創辦人符瑋博士(左一)、iDebate創辦人張嘉達先生(左二)、香港浸會大學中文辯論隊前隊員張介聰先生(左三)以及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助理教授黃子健博士(右一)。

下午的議題為「輔導賭博失調者的目標應以『有節制賭博』還是『全面不賭』為主?」,張介聰先生認為先要了解何謂「賭博失調」。這是一種心癮,除了毒癮禍害太深必需全禁之外,其實手機、購物…身邊周圍的樣樣東西皆可成癮,連政府也只是提醒大家以上行為應有節制。原因是人權,戒賭後賭博失調者理應回復正常生活,作為正常人,正常賭博行為是可以接受的,若全面不賭,反而成為壓力、一種標籤,仿佛時刻強調自己曾是賭徒,所以不敢再賭。

符瑋博士則傾向「全面不賭」,因為當一個人一旦證實對某事物成癮之後,會對這件事物變得更加敏感,即使日後已戒,也會一接觸便容易再成癮。

黃子健博士認同符瑋博士的看法,其實賭徒到接受治療的時候,其獨立生活能力、工作到社交都已經受到嚴重影響,一旦再接觸賭博其實會易想起舊日發生的不愉快,所以可免則免。

 

符瑋博士認為處理此辯題時,要為立論加入前設,為主到底是「手段」,還是「最終目標」,例如以美沙酮戒毒,是否一世都要停留在「美沙酮」這個「最終目標」?先有節制賭博,繼而終生不賭,會否是更理想的目標?之後其他來賓反駁,全面不賭會否反而不能得悉當時人重新接觸賭博後的情緒與反應,因而不能判斷當時人是否已回復正常水平。符瑋博士回應指,根據過往數字,其實賭徒在戒賭後翻賭機會相當高,因此有節制賭博不會是他們的最終目標,只要當時人願意,在他稍有理智的情況下,都會儘量爭取不讓他賭。

張介聰先生則反駁,一世不賭的目標會否太長遠,讓求助者感到太難而卻步,最終放棄接受輔導。短期目標如一星期、一個月,先給予一些簡單目標,再慢慢延伸,此期間不提希望他永遠不賭,會否更有效用。

符瑋博士認為這反而會讓界線模糊,仿佛讓道德底線可以調整。他舉例如「有節制玩電腦遊戲」,媽媽讓小朋友洗碗後可以玩一小時遊戲,若媽媽提出「幫手洗兩隻碗再玩」而非「洗完所有碗再玩」,結果小朋友真的只洗兩隻碗,那媽媽會否覺得既然都洗了,為何只洗兩隻而不洗完全部?小朋友又會覺得你既然說洗兩隻碗,又為何罵我不洗全部?來到打機一小時的部分,夠鐘了媽媽要求關機,小朋友又覺得差少許就完結這部分可以儲存,為何不讓我打完?媽媽又認為說好一小時就一小時,為何又超時?所以不如定好界線。

黃子健博士繼續從賭博失調者的生活角度出發,若是以改變環境和生活習慣為目標,有節制賭博會讓他仍有想像空間,讓他每日心思思看馬經和賭博分析,甚至去賭場看人賭。完全不賭就不會有幻想的空間,讓他立定心去戒賭,改掉以前的生活行為。

張嘉達先生為這次討論作了一個有意思的總結,原來許多賭博議題表面看似沒有爭議空間,但其實有可能是我們用了正常人的角度去思考,忽略了這班賭博失調者原來在生活、工作、社交甚至家庭都早已出現了嚴重問題。當我們再從他們、或者他們的家屬、心理學、政府政策甚至目前社會風氣等不同角度去思考,以上討論都有許多剖析面,不同立場的思考點也極具爭議。

致送紀念狀與嘉賓合照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