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分享

路徑模型(The Pathways Model) – 問題/病態賭徒的分類

Blaszczynski和Nower根據其多年對問題/病態賭徒的研究,於2002年就問題/病態賭徒的特質提出了一個概念理論模型 – 路徑模型 (the pathways model) 。路徑模型綜合了生物學、人格學、心理社會發展理論、認知學、學習理論以及問題/病態賭博的生態決定因素,是一個可被經驗測試的模式,在這模型下,問題/病態賭徒可分為三個獨特的類別,即 (一)行為習慣化的問題賭徒 (behaviourally conditioned problem gamblers),(二)情緒脆弱的問題賭徒 (emotionally vulnerable problem gamblers),以及(三)反社會及衝動的問題賭徒 (antisocial impulsivist problem gamblers)。

 

以上三者都受到生態變數、操作制約(operant conditioning)、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以及認知過程的影響。 

途徑1賭徒: 行為習慣化的問題/病態賭徒這類賭徒在發展出 “病態賭博” 狀態之前没有心理障礙的徵象,他們不能自控的賭博僅僅是由於制約學習 (conditioning) 以及對獲勝概率的扭曲認知。他們的“病態賭博”是一種暫時的狀態,波動於沉重賭博和過度賭博之間,而這種狀況也可能自發地或在少量的介入下就得以緩解。途徑1賭徒可能在介入後能持續地有克制的去賭博。

途徑2賭徒: 情緒脆弱的問題/病態賭徒這類賭徒的特點是有負面的家庭和個人歷史,其應對能力及解難能力較差,情感不太穩定 (這是由於賭博習慣形成前已存在的生理和社會心理方面的缺失,以及後來的賭博所引起)。這類賭徒希望透過賭博,讓他們達至離解,從而逃避情緒,又或者旨在調節其負面情緒或其過高/過低的生理激發狀態(physiological states of arousal)。

 途徑3賭徒: 反社會及衝動的問題/病態賭徒這類賭徒存在一些生理弱點,令他們傾向容易衝動,“病態賭博”早發,專注力不足,呈現反社會跡象以及對治療的反應較差。相關生理弱點是源於神經系統結構及功能的失調以及神經遞質系統的失調。途徑3賭徒一般會作出其他不良的行為,包括濫藥、作出刑事罪行以及衝擊社會安寧。

路徑模型是一個從研究數據及臨床觀察整合而成的概念框架,這模型或許有助治療師識別不同類别的賭徒,從而作出相應的管理策略和治療介入。

Chan & Ohtsuka (2011) 曾經在香港就 Blaszczynski & Nower (2002) 提出的路徑模型進行經驗測試 (透過與在港的17個華裔問題賭徒尋助個案面談: 15男,2女,年齢由22至58歲) ,結果顯示該17個受訪者明顯可被識別為路徑模型中三類路徑的問題/病態賭徒,Chan & Ohtsuka (2011) 的研究結果為Blaszczynski & Nower (2002) 路徑模型對於識別香港華裔問題賭徒的有效性提供了一定支持。

 

References:

Blaszczynski, A., & Nower, L. (2002). A pathways model of problem and pathological gambling. Addiction97: 487–499.

https://www.uv.es/~choliz/ModeloJuego.pdf

Chan, C. C., & Ohtsuka, K. (2011). Pathways to development of problem gambling among Chinese gamblers in Hong Kong: Validation of the Blaszczynski and Nower (2002) Model. Asian Journal of Gambling Issues and Public Health2: 17–28.

https://link.springer.com/content/pdf/10.1007/BF03342122.pdf

 

 

(additional extracts below)

流行的病態賭博模式包括以下幾種:成癮(Jacobs 1986; Blume 1987),心理動力學(Bergler 1958; Rosenthal 1992; Wildman 1997),心理生物學(Blaszczynski等1986; Carlton&Goldstein 1987; Lesieur&Rosenthal 1991; Rugle 1993; Comings等1996) (Anderson&Brown 1984; McConaghy等1983),認知(Sharpe&Tarrier 1993; Ladouceur&Walker 1996)和社會學(Rosecrance 1985; Ocean&Smith 1993)。

這些模式不是相互排斥的,而是有許多共同點。

直到最近,似乎沒有多少考慮將性別和年齡指向病態賭徒之間是否存在組內差異。在大多數情況下,樣本被認為是同類的。

然而,趨同的研究線索指出支持存在不同病態賭徒亞組的人群之間的差異(Rugle&Melamed 1993; Steel&Blaszczynski 1996; Gonzalez-Ibanez,Jimenez&Aymami 1999)。

假設病態賭徒形成一個同質群體的單一領域模型可能已經不足以面對那些推斷賭博是一個異質和多維紊亂的數據,這是遺傳,生物,心理和環境因素複雜相互作用的最終結果。

簡單地把賭博當成一種上癮,或作為一種強迫或衝動控制的障礙,在範圍上太過於局限。

有必要確定臨床上不同的顯示常見,明顯的主要症狀的賭徒群體,但同時,與病因相關的關鍵變量顯著不同,並確定管理和預後的方法:病前精神病理學,童年病史和神經生物學成熟。

 

從臨床角度來看,每條途徑對管理策略和治療干預的選擇都有不同的含義。

如果生物相關因素影響這類衝動賭徒的病症,臨床醫生必須認識到需要注意與註意力和組織缺陷,情緒不穩定,壓力不容忍,解決問題和應對技能有關的問題。鑑於衝動型賭徒傾向於不協調,不可靠和不耐煩,所以需要強調治療依從性和減員的問題。這些賭徒可能需要密集的認知行為乾預,目的是長期控制衝動控制。

相比之下,這個群體的治療需求與抑鬱或焦慮的賭徒通過重複的電子遊戲機遊戲(Anderson&Brown,1984)的關聯而尋求情感上的安慰有很大不同。神經遞質或遺傳缺陷(Comings等,1996)可能導致抑鬱症或焦慮症,這是由經歷的創傷或損失引起的(Taber,McCormick&Ramirez,1987),或者是對當前的壓力源有反應。旨在提高應對技巧,處理壓力相關問題的心理治療策略,以及提供非判斷性支持都與這些案例有關。途徑2和3的賭徒可能需要藥物來平衡他們的神經化學;然而,情緒脆弱的賭徒的病症的發作,其嚴重性,過程和預後與衝動性賭徒的不同。因此,了解定義賭徒子群的本質差異對於規定所需的必要和適當的干預形式是重要的。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半準決賽精華及相片集(三月十七日)

地點:九龍塘學校(中學部)

時間:上午十時正
辯題:本港應以「有節制賭博」作為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
正方:A7 華英中學
反方:A2 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
賽果:零比三,反方A2 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第一副辯 汪樂霖同學

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普遍分為「有節制賭博」和「全面戒賭」兩種,然而哪一種對賭博失調者更為合適和有效?正方華英中學和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對此展開討論。

正方率先指出,以「有節制賭博」作為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能幫助他們重返生活正軌,舒緩沉迷賭博帶來的問題。賭博失調者多高估自己的賭術和運氣,加上對賭博及金錢錯誤的觀念,因而形成迷思。因此,透過輔導時所制定的理財計劃,能防止他們豪賭。同時,此舉亦能減少賭博失調者在接受輔導時造成逆反心理的機會。硬性強制往往令賭博失調者覺得自己所做的全被否定,相反「有節制賭博」作為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則能提升他們的自信。最後,正方指出賭博是每一個人應有的權利,本質中立,因此反問反方輔導一開始是否便以「全面戒賭」作為目標。

反方回應指現時未有定論哪一個目標更佳、更有效,故此輔導不應制訂單一目標,皆因同一目標不能套用在每一個人身上。所以輔導目標應因人而異,賭博失調者與輔導員一同制訂最合適的目標,才有針對性。現時,香港賭博失調者的成因各不同,面對多樣的賭徒,應讓賭博失調者與輔導員溝通、商討。相反,以「有節制賭博」作為賭博失調者的輔導目標帶來兩大弊處。首先,單一目標不是最合適的目標。調查指出有七成賭博失調者傾向「全面戒賭」,只有三成傾向「有節制賭博」。當制定單一的「有節制賭博」目標後,賭徒在輔導過程中較易接觸賭博,降低戒賭成效。其次,影響輔導員專業自主。制訂單一目標,輔導員則不能以專業知識和經驗協助賭博失調者制訂合適的目標和治療手段。

及後,雙方就輔導成效及目標本質展開更深入討論。反方指出正方同意過程因人而異,可是目標卻因其立場而不能因人而異。另外,反方亦於自由辯論中質疑正方的目標會令賭博失調者復發。正方嘗試拆解,反駁指輔導本身有成效,還能讓賭博失調者學會自制,所以不會復發。但正方卻未能在自由辯論中以真實數據證明其成效。

比賽過後,評判指出雙方均沒有為「目標」一詞劃下清楚定義,亦未能就輔導手段會否因應不同目標改變等方面作討論。正方沒有指出反方不合理之處,如辯題所指的並非唯一目標,而且如賭博失調者自願接受「全面戒賭」,逆反心理會否出現?反方的方案則別出心裁,副辯亦能延伸主線,唯臨場反應不足,組織能力亦有進步空間,能多闡述輔導員專業自主被限制所帶來的弊端。

綜合雙方的表現後,賽果為零比三,由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出,而最佳辯論員為反方第一副辯汪樂霖同學,恭喜得獎同學和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成功晉身四強。

時間:中午十二時正
辯題:家屬替賭博失調者償還債務對戒賭輔導過程利多於弊
正方:B8 協恩中學
反方:B2 筲箕灣官立中學
賽果:三比零,正方B8 協恩中學勝
最佳辯論員:正方第二副辯 凌曉怡同學

家人債務纏身,親人應否予以金錢上的援助?這種掙扎衍生了這條辯題——「家屬替賭博失調者償還債務對戒賭輔導過程利多於弊」,正方協恩中學和反方筲箕灣官立中學就此提出不同看法,上演了一場精彩的辯論賽。

正方開辯為辯題界定重要字眼,如「家屬」的角色應給予關愛,不離不棄;而「償還債務」應是為賭博失調者償還部份債務。而辯題討論範圍應只針對無力償還債務的賭徒,以消除他們的賭癮,並令他們以正面積極的態度面對問題,提升戒賭輔導成效。首先,債務是賭博失調者最大壓力來源,被債主追債使其感到無助,影響接受輔導時情緒,因此此舉能消除壓力,有助輔導。其次,債務過多令賭博失調者失去還債信心,自暴自棄。所以當家屬幫忙償還部份債務時,債務變少能提升他們的自信心,重拾責任。

反方隨即指出正方誇大方案利處,因表達關愛不一定要以替賭博失調者還債的方法。此外,反方亦質疑正方方案脫節,質問現實社會上其方案的普遍性。反方接着就現時政府的政策方針,為戒賭輔導過程界定為三個階段:求助、治療以及預防復發。然而,正方方案均無助於上述三個階段,甚至使情況惡化。首先是造成惡性循環,窒礙賭博失調者接受輔導。當家屬替賭博失調者還債,他們便會誤以為自己有還債能力,從而減低他們求助的誘因,甚至會繼續參與賭博。其次是向賭博失調者灌輸錯誤訊息,不利學習理財觀念。當家屬協助償還債務,賭博失調者遵循還款計劃的意欲便會下降,使他們難以掌握理財技巧。

比賽進入中段,正方深化論點,指家屬幫忙還債能消除賭徒因追債壓力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令其願意接受戒賭輔導。同時,如果家屬不伸出援手,賭徒自殺機會亦大增。反方駁斥指正方方案只是償還一部分償務,債主依舊會追債,因此賭徒被追債的壓力根本沒有消除。此外更質問正方,指賭徒是否需要為家人幫忙償還的那部份債務負責任。

比賽結束後,評判認為整場賽事的比較部份不多,雙方均沒有代入賭徒心態,解釋輔導過程及辯題背後理念。正方方案過於理想、不現實,忽略其可行及普及性,亦沒有客觀地指出不同賭徒的財務狀況與還債能力,甚至沒有界定甚麼是「可負擔」的債務。反方則只道出金錢不是唯一關愛的方法,陪伴才能使堅持輔導,卻沒有解釋到底是怎樣的陪伴,過於粗略。

評判作出點評後,均較認同正方所述,故這場賽事由正方協中學得三票勝出,而最佳辯論員則由正方第二副辯凌曉怡同學奪得。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第二輪初賽精華及相片集(三月四日)

地點:寶血會上智英文書院

時間:上午十一時正
辯題:香港應強制賭博失調者接受隔離式戒賭治療
正方:B4 聖公會基孝中學
反方:B2 筲箕灣官立中學
賽果:零比三,反方筲箕灣官立中學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結辯 陳鈺珊同學

當天,正方聖公會基孝中學以及反方筲箕灣官立中學,對「香港應強制賭博失調者接受隔離式戒賭治療」上演了一場精彩的功防戰。

正方率先發言,賭博問題愈越嚴重,然而戒賭治癒成效卻仍須提升。因此,正方倡議禁止賭博失調者進入馬會以及投注場所作隔離式戒賭治療,能有效改善現行制度,彌補其不足之處。方案有兩大好處,首先使賭博失調者遠離誘因。現時戒賭治療多以心理輔導為主,戒賭中心不能強制賭從不進入馬會,使戒賭難度大大提升。因此,禁止賭博失調者進入馬會,能防止他們參與賭博活動,有助提升治療成效。其次,維持社會安定。採取隔離式戒賭治療後,能提高治癒成效,減少賭博失調者數目,故此因其衍生的社會問題能得到解決,使社會安定。

反方隨即質疑正方對隔離式戒賭治癒的定義,指其方案只係禁止賭博失調者進入賭博場所,但戒賭治癒分為三個步驟,分別係預防、保護同治療,指其方案停留在保護階段,因此所謂強制隔離式治療應該係強制賭博失調者進行住院治療而非禁止賭博失調者進入賭博場所。及後提出反對原因,分別為限制人身自由,有違政府一直以來社區共融的方針以及構成標籤,疾礙患者主動求助,將賭博失調者強制隔離,正正係向社會傳達緊賭博失調者不正常,加強對賭博失調者既標籤效應。反問此舉會否令賭徒反感,不願求助。

比賽進入中段,正方指反方方案比己方方案更不符合人權,指出現時戒賭治癒成效不彰,行強制隔離式戒賭治癒能使賭徒遠離誘因,使戒賭難度下降,真正有效地解決現制賭博失調者符問題;反方駁斥,正方方案取決於賭徒自願求助,然而正方沒有方法找出他們,如何強制進行治癒。同時,指出除了親身到馬會外,亦有其他途徑參與賭博,如透過賽馬會手機程式或家人和朋友投注,這些誘因,若不把進行住院治癒,如何杜絕所有誘因。

及後,評判親雙方表演給予寶貴的評語。評判認為正方方案為其避開了部份攻擊,亦因此有其缺點,正方應賽前作更多準備以應付反方質問;反方則可跳入正方論點,以攻擊正方,如禁止進入馬會亦是違反人權。評判衡量雙方表現後,本場賽事賽果為零比三,由反方筲箕灣官立中學勝出,而最佳辯論員則為反方結辯陳鈺珊同學。恭喜筲箕灣官立中學應成功晉級。

時間:下午二時正
辯題:香港應於學校強制推行理財教育課程以預防賭博問題
正方:A4 聖芳濟書院
反方:A2 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
賽果:一比二,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
最佳辯論員:反方一副 汪樂霖同學

下午二時正,迎來了當日暴後一場比賽的開始,辯題為「香港應於學校強制推行理財教育課程以預防賭博問題」,正方聖芳濟書院對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

正方開辯交代政策制定的準則,分別為必要性、針對性以及可行性。必要性方面,現時15至24歲青年參與賭博行為嚴重,過去十年呈上升趨勢,皆因其自制力低,沉迷賭博機會比成人多40%。針對性方面,透過教導青年正確的理財觀念和培養儲蓄習慣,以理論和多元活動配合,應改善其錯誤觀念(不勞而獲)。可行性方面,於其他學習經歷中的400小時,抽取16小時推行課程,增加資源以及學校有時間空間,故政策可行。

反方解釋理財教育課程原意為教導學生管理金錢,當中到底有幾多與賭博有關。加上強制全港推行,老帥培訓等未必能跟上。隨後指出,現時的政策一直行之有效,透過傳媒加強宣傳,正如世界盃時所作的指施成效理想,可見方針正確。故此證立辯題必先解釋方案的成效和必要。反方指出,方案成本高,人力物力均要時間培訓,然而現時政策已經能夠有效預防,為何要多此一舉。加上,方案成效傳疑,課程內容以金錢知識和金錢觀為主,即便有正確的金錢觀不代表不賭。

雙方就課程內容與預防戒賭關係、現行制度不足以及成效展開了討論,更在即時質詢及自由辯論環節,深入討論辯題。

評判認為正方和反方表演均有進步空間。正方的內容、結構清晰,方案細節卻欠奉。質疑以甚麼標準量度現制情況是否嚴重,然而為甚麼嚴重就要用此課程。相反,反方只執著於教育局的指引和藍本,強加框架於正方,以及詳細說明現行政策具體措施,有沒有覆蓋學校。

一番唇槍舌戰後,賽果為一比二,由反方天主教崇德英文書院勝出,而最佳辯論員則為反方一副汪樂霖同學。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第二輪初賽精華及相片集(三月三日)

地點:天主教鳴遠中學

時間:上午九時正
辯題:在香港推行賭波合法化利多於弊
正方:B8 協恩中學
反方:B6 保良局唐乃勤初中書院
賽果:三比零,正方協恩中學勝
最佳辯論員:正方結辯 凌曉怡同學

Continue reading “「不賭思議」辯論比賽第二輪初賽精華及相片集(三月三日)”

【2018年5月12日】家添喜樂組:點只靚師奶咁簡單

類別 家添喜樂組   主題 點只靚師奶咁簡單
目的 從觀看見證片段帶出主題討論,深入參加者的內心層面,向鞏固家庭凝聚力、重建家庭關係、婚姻修復等方向前進。
形式 團體心理治療包括中心聚會,配合低消費合家歡家庭戶外活動
對象 戒賭人士及其家人

日期 5月12日(星期六)
時間 7:30p.m. – 9:30p.m.
地點 錫安社會服務處勗勵軒輔導中心
   九龍觀塘開源道52-54號豐利中心10樓1015室
負責職員  吳文春 Matthew

查詢或報名參加,歡迎致電
2703-9893 (吳sir)

【2018年3月3日】靈性互勉小組:暴風雨人生中有主同行

類別 靈性互勉小組   主題 你愛賭?愛我?愛家?
目的 與基督教香港錫安堂合辦,針對戒賭人士及其家人的靈性需要,將信仰與日常生活結合,協助他們探討及反思不同的生活主題,從而建立正面的性格和價值觀,重建健康正常的生活。
形式 唱歌、遊戲、比賽、觀看短片、短講、分組討論、意見交流、戶內或戶外活動等
對象 戒賭人士及其家人

日期 3月3日(星期六)
時間 7:30p.m. – 9:30p.m.
地點 基督教香港錫安堂
   九龍觀塘巧明街119-121號年運工業大廈3字樓A室
負責職員  吳文春 Matthew

查詢或報名參加,歡迎致電
2703-9893 (吳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