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失控錯亂的行為,是靠決心?看DSM怎麼定義「病態賭博」

在 Blasczynski et al 1995 的論文中所提出的10個「問題/病態賭博治療方案的」成功因素中,其中一點是要讓求助者明白問題或病態賭博的性質是甚麼。筆者覺得這一點非常重要,亦是一般求助者或其家人,甚至是從事輔導工作從業員所忽略的。

我們不如就從(APA)美國精神病學協會所編定的精神問題診斷與統計指南(DSM-IV-TR, 1994) 中的定義談起。

對一般人來說,一個賭徒輸了很多錢,欠了很多債,家人朋友屢勸不改,會認為這個賭徒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及是他的個人道德的問題。

但要知道,美國精神病學協會(APA) (DSM-IV-TR, 1994) 所定義的「病態賭博」本質上並非一個道德問題,它是歸類在「衝動失控的錯亂問題」之下。

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對賭博的衝動失去自控能力的精神錯亂。

其實,每個人在大部份時間都有大大小小不同的衝動,例如,在上班工作時可能會有衝動想吃東西,或想睡覺,一般人都會自覺這是不適當的時候,可能影響工作表現或甚至失去工作,所以一般人都會運用意志力去控制這些衝動,如他不能控制這此衝動,他就有一個「衝動失控的錯亂問題」。

又舉一個例,譬如你在地鐵車箱看見一個衣着性感的女士,你內心可能有衝動去「摸一摸」她,但你不會這樣做,因為你知道會有怎樣的後果,假如你的衝動失控,你就有一個「衝動失控的錯亂問題」。

又舉另一個例,我們常會聽見有富家子弟或是名人會有高賣行為,這也是一種「衝動失控錯亂問題」。 我們會把它們歸類為道德問題嗎? 似乎這些表現都是超出當事人的意志所能控制的,若當事人無力控制這些衝動,對他們的道德怪罪又是否合理? 這是一般賭徒家人或輔導員很容易混淆的。

另一個相關的問題是,一個有問題或病態賭博的求助者來見輔導,如你追問他/她的經歷,他們大都試過多次戒賭而不成功的,他們從前戒賭都是憑着「意志」力去做的。 要記得這是一個衝動失控的錯亂問題,本質上來說,就是在「意志力」方面出了的精神錯亂問題,單單叫他要有「決心」戒賭有效嗎?足夠嗎?

在另一篇文章,我會較詳細討論「決心」、「動機」、「意志力」在戒賭上的作用和限制。

作者:李敬威

談賭博成癮的獨特性:有錢無錢、輸錢贏錢都會想賭下去的多重循環

賭博成癮作為一個心理問題的研究,比起其他成癮行為(例如酒精和毒品) 起步遲得很多。美國精神病學協會(APA) 首次確認「病態賭博」作為一個精神問題始於1980年的(DSM III) 精神問題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三版內,至今只有20多年。

與其他的成癮行為比較,賭博成癮有一個很獨特的認知(Cognitive)面向,有學者(Dr. Norman Kruedelbach, Ph.D; NCGCII) 形容病態賭博就好像一隻狗追逐自己的尾巴,一直在轉,一直在轉,轉到自己頭暈眼花,力竭筋疲。

一個病態賭博的人士,在他手頭上有錢的時候會很想賭。然而,在他財務緊,急需金錢的時候,他更想去賭,這是第一個循環。

另一方面,一個病態賭博人士,在贏錢的時候會覺得可能運氣未用盡,所以會繼續賭下去試試運氣。然而,在輸錢的時候更加要賭下去,追回所失去的金錢,希望幸運之神就在前面眷顧,這是第二個循環。

當一個病態賭博人士的賭博生涯發展下去時,他的債務會越變越大,其累積損失亦越來越多,所以要用賭博來追回金錢的動機就越來越強,再引致損失和債務的不斷增加,這就是第三個循環。

這幾個循環加起來,叫一個有賭博問題的朋友靠自己的能力逃出來,實在談何容易呢?

作者:李敬威

問題賭博與病態賭博:談賭博成癮現象常使用的名詞

根據Pavalko (P.3-6, 2001) 的論述,在過去二十多年的學術討論,賭博成癮的現象共有三個常被使用的名稱 :

  • 問題賭博 Problem Gambling
  • 病態賭博 Pathological Gambling
  • 強迫性賭博 Compulsive Gambling

而往往它們都好像同義或近義詞般交互地被使用。

譬如成立於1972年的研究問題賭博的專業組織現取名為(National Council on Problem Gambling NCPG)是用了問題賭博的名稱。 但有趣的是,此組織在1990年前卻原本名為 (National Council on Pathological Gambling) (即用病態賭博取名) 。 據說,這名稱的改變由[病態] 改為[問題] 賭博,是希望讓普羅大眾明白賭博所產生的問題己遠超於[病態] ,而是一大堆周邊的問題已及問題的社會面向。

更有趣的是,在美國,每個洲都有直屬於NCPG這組織的地方協會,在1999年6月,共有36個地方協會,其中一半的地方協會(18個) 使用Problem Gambling [問題賭博] 為其機構名稱,6個使用了(Pathological Gambling) [病態賭博],而另外12個地方協會卻使用了(Compulsive Gambling) [強迫性賭博]為其官方名稱。 所以,就單看這3個名稱的不一致問題的複習性已可見一班。

另一個對此問題有很大影響力的機構,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APA) 美國精神病學協會,選擇使用Pathological Gambling [病態賭博]這名稱。

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在美國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與醫療保險有關的,一般來說,要受醫療保險保障的精神問題,必須是被列在美國精神病協會(APA) 的精神問題診斷及統計手冊內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 DSM) 簡單來說,假如你的精神問題在DSM手冊上名不經傳,你去求醫時就得自掏腰包了。

話得說回來,自從1994出了(DSM IV) 後,APA把病態賭博的診斷條件定義如下 : 手冊列出的10個條件中,當事人出現5條以上才定為病態賭博,而在更多的研究使用上,DSM IV的10個條件會作以下的使用,5條以上吻合定為病態賭博,3-4條定為問題賭博,而1 -2條的出現會定義為高風險的賭博。這是現在行內比較通用的理解。

但就此三個常用的名稱我們可以從多個面向去理解賭博成癮的問題,

  1. Compulsive Gambling 強迫性賭博

    提醒我們這是一個成癮的現象。

  2. Pathological Gambling 病態賭博

    提醒我們這行為已呈現病態,當事人因賭博對其生命產生了巨大的破壞性,然而他卻一無所知或無能為力。

  3. Problem Gambling 問題賭博

    提醒我們賭博行為的社會面向,即對當事人身邊關係,(例如婚姻、家庭、朋友、工作、生活、財政) 所產生的巨大影響,亦考慮到此問題的社會成本的面向。

Ref. : Pavalko, Ronald M., (2001) Problem Gambling and It’s Treatment, Charles C Thomas, Illinois, USA

作者:李敬威

申請破產是唯一出路,可賭博致破產會被定罪?

根據2009年3月7日明報及東方日報的報導,一名經營髮廊的東主欠債約20萬而申請破產。其因在過往兩年內有涉及到澳門的賭博行為,而被引用《破產條例》中的「破產人因賭博引致無力償還債務」的有關條文定罪,而現正等候索閱社會服務報告再作懲罰判決。

這段新聞為甚麼會引起我的關注呢? 在輔導問題或病態賭博的個案中,往往我所遇到的當事人的債務會遠超過他的能力所能償還的,而往往每月的還款己超過當事人的收入,生活實在無以為繼,似乎只有申請破產才是唯一出路。 在云云的個案中,我們亦有不少個案在申請破產後可以重新做人,過一個離賭積極的人生,對其家庭及社會作出供獻。

但細閱《破產條例》,我們會發現其實條例中明文規定,因賭博而產生不能償務而引致破產會觸犯破產條例,最高懲罰是判監兩年。 這實在是賭博輔導工作中的一大灰色地帶。

幸好在我所接觸過的眾多個案中,未曾見過有被裁定有罪的個案,亦就明報與東方日報的報道中提及,在過去3年,破產管理署根據上述條例發出過6張傳票,在4名已被定罪的被告中,3人被罰款二千元,另一人被判監兩個月,緩刑兩年。 以上只代表法庭以往傾向寬鬆處理,但並不保證以後不會收緊罰則,要記得此條例的最高判刑是兩年監禁。 所以在此希望提醒輔導同業注意這個問題的風險,並且亦應讓受助者清楚可能引致的後果。

作者:李敬威

圍毆逼拍裸照:有牌財務公司追數手段升級

金融海嘯引發收數行動昇級

據蘋果日報最近連續兩天(2009/04/05及 2009/04/06) 的詳盡報導。 一名消防員遭人圍毆並被拍下裸照,以相當嚇人的方式被逼還債,而此財務公司亦相信是有牌經營的,並非坊間所稱的「大耳窿」。 更嚇人的是此宗債務只牽涉萬多兩萬元,並且當事人已申請了破產但亦不能脫身。

筆者認為,此個案並非一個獨立事件,而是因金融海嘯所引起的壞帳潮的冰山一角。

據本中心一位資深戒賭過來人,現職某大屋苑之保安主任於兩星期前的互助小組中分享,他發覺最近兩個月,追數人員追數的手段及決心明顯升級,其實追數人員都是很可憐的,大部份時候都給大廈保安人員阻攔,無法進入大廈內,甚至連留下追債信件都有一定困難,但最近,行動明顯升溫,有不少追數人員會強行闖進,亦不時會與保安人員發生正面衝突。 估計應與金融海嘯的呆壞帳增加有直接關係。

本案主袁先生身為消防員,入職十年,工資約在兩萬元左右,欠債30萬(銀行及財務) 申請破產,既然所借的只是區區兩萬,而財務公司亦有牌經營,為何破產申請不能為他脫身呢?要明白此問題,我們得了解一個問題賭博的公務員的借貸歷程。

作為一位公務員(紀律部隊) ,因賭欠債一般由信用咭開始,因收入穩定,信用咭申請容易,慢慢地,會發展成「咭冚咭」「數冚數」的情況。 同時亦會開始有一條或多條銀行的私人貸款。漸漸地,貸款的總額增加與收入不成比例,因正面信貸資料庫的關係,債務就會向大財務公司發展(譬如,大眾、安信、邦民等) ,他們的貸款申請都是比較寬鬆的。但畢竟都會在信貸資料庫反映出來,很快,此類一線財務公司就不會增加貸款,接着當事人就會轉向二線財務公司申請批款(例如: 迅達、領達、及時雨等) ,由於都算是正規經營,只是批出貸款比較寬鬆,過期罰則比較嚴,收帳手法比狠等。因為都會參考信貸資料庫,故到了一定程度,就不會再批出貸款。再來,為了「數冚數」或追賭所產生的新賭債,賭徒就會向三線財務求助,即一般我們稱為「報紙檔」(只會在報章刊登比較小形甚至是蚊形的廣告的,常常強調不會查閱信貸資料,黑名單人士及破產人士亦表示歡迎等)。在「報紙檔」中亦有分正當經營的或是「爛仔館」(是正規或是「爛仔館」與報紙廣告的大少也沒有直接相關)。我曾聽過有求助者向「爛仔館」借錢一萬,只付給他六千,四千元說是留作保証金,又有求助者曾借一萬,但後來不批,也追收他1,500元的申請手續費。 這些「報紙檔」或「街招檔」無論是正規或不正規的,都基本上不會查閱信貸資料庫,批出的貸款亦不反影在信貸資料庫上。再來就是向「大耳窿」攞數,最大機會是發生在澳門,本地亦有,但比較少發生。

筆者估計,是次消防員事件,所涉及的財務公司應屬於比較差的「報紙檔」,是有牌(有正規經營場所的) 放債人公司,因其貸款並不反影在信貸資料庫上,所以很大可能,案主並沒有把此數額不多的債務申報在破產申請上,以為已有破產的身份,就可以脫身(當然,沒有申報的債務,就不會受破產頒令所保護)。 此個案最值得關注的反而是只為了區區一兩萬,收數會昇級致如此非法的手段,很大可能是在金融海嘯壞帳接二連三的情況下,收數公司亦飽受壓力。 如估計正確,類似或更激烈的收數事件會陸續增加。

此事件亦顯露另一嚴重問題,在報導中提及搜獲一千個公務員借貸的檔案,其中300個為警務人員,(正如筆者前面所分析,公務員的借貸是有一定歷程的,如發展到向比較差的「報紙檔」借貸,總貸款額應該已是相當可觀)。 據了解,警務人員的嚴重財政問題,只要開始了內部調查,絕大多數都會以要求離職完結,因為涉及的工作性質敏感。 所以,是次這300個警務員個案,是否會成為300個內部調查而導至解僱的個案呢?

其次,在另外的七百多個公務員的個案中,有多少個是敏感的紀律部隊個案呢?(如海關或懲教署等)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試想一想,區區一間「報紙檔」已有一千個公務員包括300個警務人員的個案,坊間又有多少類似的「報紙檔」呢?

作者:李敬威
2009/06/18
加拿大註冊戒賭輔導及培訓師(CGC)
美國註冊臨床催眠治療師
香港專業輔導協會會員
輔導心理學碩士

非法追數滋擾的處理

本文會就以下一些與非法追數滋擾的議題作出討論及建議:

  1. 面對非法追數滋擾的困境
  2. 非法追數滋擾性質分類
  3. 現行的規管和法律 – 理想與實况
  4. 相關的法例
  5. 可動員的社會資源及動員要點
  6. 非法收債團體的一般結構及工作方法
  7. 面對非法收債事件的一般原則及方法
  8. 投訴正規放債公司的非法追數滋擾
  9. 處理澳門的疊碼借貸及大耳窿問題
  10. 主要參考資料

面對非法追數滋擾的困境

面對非法收數滋擾是相當困難的事情,基本的原因是負責的收數公司或人員心目中的工作態度是不太受法律所管束的,但另一方面,作為當事人(欠債人或其家人) ,卻受制於合法的行為(假如當事人為黑社會人士,則作別論) 。 一般的情況是 你在明,他們在暗,瓷器踫缸瓦,你和你的家人總是會覺得你是瓷器,他們是缸瓦,爛命一條,是不可以硬碰的。

另一方面,欠債人(或尤其是其家人) ,對這些非法收債活動沒有多少經驗和了解,會感到無限的壓力,甚至感到絕望而以死逃避問題,這是我們經常在報章看到的事情。 當事人所受的惶恐和壓力之大,是置身事外者(如社工或輔導員) 所難以體會的。 所以要協助處理這等事故,輔導員的感同身受十分重要。

非法追數滋擾性質分類

這裡所指的非法收債可分幾大方面,

(1) 是一些比較正規或合法的收債公司(背後的委托人是合法的發債人如銀行或財務公司) 而其前線收債人員的收債手法出現非法的情況。
(2) 發債人本來就是合法但不太正規的放債公司而主要以類似黑社會或大耳窿的手法來追債。
(3) 發債人本來就是非法發債(即俗稱大耳窿活動) 亦存在黑社會成員的活動。

對於第一類情況,一般滋擾性及威脅性會比 (2) 及 (3) 為低,投訴亦有門,比較容易處理(請參本文最後的附錄一有較詳细的解說) 。

然而, (2) 及 (3) 的情況,事實上較難分辨,可以拼在一起討論,因為你根本無法確保 (2) 類財務公司是否有黑社會背景。(其實有黑社會背景差不多是必然情況)

香港現行有牌照及法例規管發債人(銀行和財務公司) ,然而並未有要求收債人公司或人員領有牌照或受相關法例監管。

另一類不受監管的借貸和收債行為就是在澳門賭場所發生的疊碼借貸行為,雖屬於大耳窿式借貸,亦常引至不法的收債,甚至非法禁錮,但因借貸行為基本發生在澳門,在香港法律下就更難介入。(請參本文最後的附錄二有較詳细的解說) 。

本人會就以上各方面作詳細討論並就不同情況提出指引性的處理方法及如何動員合法的社會資源去平衡兩者(即非法追債人相對於當事人或其家人) 的權力不均衡現象。

在進一步討論之前需要在此作一澄清。 雖然非法的收債行為或大耳窿式的借貸及收債行為往往令人發齒,但在處理此問題時我們不要忘記發債人或債權人其實是有優先(preference) 的權利追回他的欠款,而欠債人是有法律及道義上的責任去歸還他所欠的債項及相關的利息(如利息超出香港法律上限的60厘–即大耳窿活動則作別論),但免責的範圍則應着眼在過高的利息上而非在本金上,況且,這些借貸的行為(借貸合約行為) 是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發生的,(欺詐行為又作別論) ,所以,法律保障欠債人及其家人不會受到過份的收債滋擾的同時,法律亦保障發債人或債權人有一定的追收欠款的權力。 所以,當欠債人受到滋擾而尋求警力保護或協助時,警方或警察前線人員心中都是受以上的平衡權力分界線所影響而不太願意介入,尤其是這可能牽涉民事紏紛的範圍,就更在警權的限制上不宜介入。

現行的規管和法律 – 理想與實况

追收債項活動大概可分為三大類 : 首先是合法的收債活動,第二類是帶有不同形式騷擾的活動,第三類是涉及明顯屬刑事罪行的活動。

以上第一類是受法律保障的,第三類是法律所禁止的,是可以動員警力尋求保護的,但最大的問題是發生在第二類別,因為第二類的滋擾行為是一個灰色地帶,很難確切定義為合法行為(一類) 或非法行為(三類) 。 所以在動員警力上往往十分困難,亦即在警方心目中要平衡發債人的收債權利與債務人不受過份滋擾及危害。

在進一步討論此問題時要澄清一重要事實,收債人或債權人的合法追債權利只對欠債人有效,對其家人,親人則無效,那怕是親如夫妻或父母子女,(作了擔保人則作別論) 。 所以欠債人的親人是沒有法律的責任替欠債人還款,亦在法律的保障下是不應受到追債人的追債滋擾,(當然法律亦容許追債人在合理的情況下聯絡欠債人的家人親友以尋求欠債人的下落,這也可能構成一個灰色地帶) ,但無論如何,追債人直接要求欠債人的親友代還債項是沒有法律保障的,所以是可以動員警力所禁止的。(有則資料顯示, 當求助人向警方証明欠債的親人已不知所踪並他與那債務無關, 警方曾協助他致電收債人員, 問題從始便停止.— 雅虎知識: 有關被追債問題 2008/02/27)

以上談到第二類的滋擾行為是一個灰色地帶,其實在法律界及立法會中已關注很久。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分別在2000年及2002年發表了一份諮詢報告及一份修改法律建議,就規管收債手法問題作出了非常詳盡的研究。 主要提出兩個修例建議 : (一) 訂立一項騷擾債務人的刑事罪行法例,界說清楚何謂非法收債騷擾行為,而視騷擾行為為一系列的行動,以其達到一個目的,而非像現行的個別刑事行為作為執法的依據。 讓警方可以依法介入這些灰色的滋擾行為。
(二) 規定收債公司及從事收債活動的人員要(好像地產, 証券業代理等) 申領牌照及受監管,以有效防止有黑社會背境人士從事收債活動,如任何第三方人士(非直接債權人) 從事追債活動而沒有牌照,即屬違法,警方便可立即介入。

很可惜以上提議,雖然在立法會已多番討論,到現時為止仍未能落實,甚至可說遙遙無期( Ref nos. 1-4 ) 。 所以,到現時為止,第二類的收債滋擾行為,無論多嚴重,在法律上仍屬一個灰色地帶,警方很難介入。

在現行的收債行為中,比較輕微的手段,大體有如下數類 :

  • 頻頻致電債務人造成煩擾
  • 公開披露債務人的個人資料和欠債詳情,使債務人感到尷尬
  • 發放公開傳真函件至債務人的辦事處或工作地點
  • 滋擾債務人的諮詢人和親友,要求他們代為清償債項或提供債務人下落的資料

以上都屬於第二類收債騷擾的範圍,因法律改革委員會的立法建議未能落實,所以現在是一個法律灰色地帶,不受現行刑事法例所禁止。

構成刑事罪行的收債手段 : (Ref. no. 1 P.7)

  • 致電作出威脅
  • 發放淫褻或載有使人反感言論的傳真函件
  • 將膠水注入債務人住所的門鎖內以堵塞門鎖
  • 在債務人住所外淋漆
  • 將債務人住所大門或鐵閘以鐵鍊封鎖
  • 藉賄賂向公用事業機構取得債權人的個人資料
  • 恐嚇
  • 非法拘禁
  • 襲擊
  • 縱火
  • 謀殺

以上的行為中以謀殺和縱火為最嚴重,但細心觀察,其他的手段其實背後的目的離不開恐嚇的成份,讓當事人懼怕並聯想到更壞或最壞的情況會一步一步發展,直到謀殺或縱火(例如 : 致電威脅 : 小心你的家人出入…..[ 謀殺或襲擊的暗示] ,膠水注入門鎖,淋油或鐵鍊鎖鐵閘等,都有縱火的暗示) 。

以上行為因實際嚴重性不同而引伸的刑事後果分別很大,譬如淋油和實際縱火,據一些資料顯示(太陽報2006/01/21) 就淋紅油而論,有一些收數公司專招攬未成年的中學生以每戶一百元的酬勞為他們淋油,是覷準即使他們被警方拘捕,亦只會被判警司警誡。 對於被淋紅油的家庭所產生的恐懼和心理壓力,是不成比例的。

相關的法例

作為一般市民,面對非法收數滋擾,我們最直接會求助警力的保護,但警察只是執法人員,而動員警力的協助,讓警方明確知道有人觸犯刑事法例是最有效的,以下我會簡單列出一些與非法收債活動直接有關的刑事法例, 讓讀者明確知道可以用什麼法例動員警力,然後我再會討論在實務上如何最有效動員警力的保護。

  1. 恐嚇

    恐嚇這項罪行在《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24條訂明:
    “任何人威脅其他人–
    (a) 會使該其他人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或
    (b) 會使第三者的人身、名譽或財產遭受損害,或使任何死者的名譽或遺產遭受損害;或
    (c) 會作出任何違法作為,
    而在任何上述情況下意圖–
    (i) 使受威脅者或其他人受驚;或
    (ii) 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並非必須作出的作為;或
    (iii) 導致受威脅者或其他人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權作出的作為,
    即屬犯罪。”

    《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24條是針對恐嚇的,而第25條則是針對襲擊他人的,其內容如下:
    “襲擊他人意圖導致作出或不作出某些作為
    任何人毆打或以暴力或武力對付他人,而在任何此等情況下意圖導致該人或其他人作出他在法律上並非必須作出的作為,或不作出他在法律上有權作出的作為,即屬犯罪。”

  2. 對財產作出刑事毀壞

    如收債員損壞或摧毀屬於他人的財產,或威脅會這樣做,都屬於《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60及61條所針對的作為:
    “60. 摧毀或損壞財產
    (1) 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摧毀或損壤屬於他人的財產,意圖摧毀或損壞該財產或罔顧該財產是否會被摧毀或損壞,即屬犯罪。
    (2) 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摧毀或損壞任何財產(不論是屬於其本人或他人的)—
    (a) 意圖摧毀或損壞任何財產或罔顧任何財產是會被摧毀或損壞;及
    (b) 意圖藉摧毀或損壞財產以危害他人生命或罔顧他人生命是否會因而受到危害,
    即屬犯罪。
    (3) 用火摧毀或損壞財產而犯本條所訂罪行者,須被控以縱火。

    61. 威脅會摧毀或損壞財產
    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向其他人作出以下威脅,意圖令該其他人畏懼該威脅會付諸實行,即屬犯罪 —
    (a) 威脅會摧毀或損壞屬於該其他人或第三者的財產;或
    (b) 威脅會摧毀或損壞該人本人的財產,而且知道所用方法相當可能會危害該其他人或第三者的生命。”

    干犯該等條文所訂罪行的刑罰十分嚴厲。任何人犯第60條所訂的縱火罪或第60(2)條所訂的罪行(不論是否屬縱火),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終身監禁;而任何人犯同一部其他條文所訂的罪行,一經循公訴定罪,可處監禁10年。1

  3. 威脅殺人或謀殺

    《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12章)第15條規定凡任何人將內容為威脅殺死或謀殺另一人的信件或文字惡意送出,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十年。

  4. 盜竊和勒索

    勒索這項罪行通常被指與黑社會活動有關2,但它也可以引用於追收債項的案件。由於藉勒索而取得的貨品會被視為贓物3,所以用勒索手段收回債項的收債員亦可被裁定犯了盜竊罪。4
    勒索這項罪行在《盜竊罪條例》(第210章)第23條訂明:
    “(1) 任何人如為使自己或另一人獲益,或意圖使另一人遭受損失,而以恫嚇的方式作出任何不當的要求,即屬犯勒索罪;而就此而言,凡以恫嚇的方式作出要求,均屬不當,除非作出要求的人在如此要求時—
    (a) 相信他有合理理由作出該項要求;及
    (b) 相信使用恫嚇是加強該項要求的適當手段。”

  5. 襲擊

    《侵害人身條例》(第212章)列明各類襲擊罪行。襲擊是指被告人蓄意或罔顧後果地引致他人意恐受到即時和非法的暴力所侵害的作為;而若真的有暴力行為發生,便會構成毆打罪。5 單憑文字或說話亦足以構成襲擊。6 以下所列是《侵害人身條例》(第212章)的有關條文:
    “17. 意圖造成身體嚴重傷害而…傷人…
    任何人意圖使任何人受殘害、外貌毀損、成為傷殘或身體受其他形式的嚴重傷害,或意圖抗拒或防止任何人受到合法拘捕或扣留而–
    (a) 以任何方式非法及惡意傷害任何人或導致任何人身體受嚴重傷害;…
    (b) …
    (c) …
    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終身監禁。

    19. 傷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
    任何人非法及惡意傷害他人或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不論是否使用武器或器具,均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39. 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
    任何人因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3年。

    40. 普通襲擊
    任何人因普通襲擊而被定罪,即屬犯可循簡易或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1年。”

  6. 非法禁錮

    非法禁錮除了是一種侵權行為外,也是另一項經常與追收債項活動扯上關係的普通法罪行。被告人如蓄意或罔顧後果地非法限制另一人自由出入某地方,即觸犯這項罪行。
    “要裁定有人觸犯這項罪行,不一定需要有證據顯示該名或該等被告人出言恐嚇受害者,說他正身陷‘某些實在的凶險’中,甚至不一定需要有任何出言恐嚇的證據。”7

  7. 三合會罪行

    有些收債員在收債過程中會聲稱他們是三合會成員,他們可以因此被裁定犯了《社團條例》(第151章)所訂的罪行。根據《社團條例》(第151章)第20(2)條:
    “任何人如屬三合會社團的成員,或以三合會社團成員身分行事,或自稱或聲稱是三合會社團的成員,…該人亦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
    (a) 如屬首次就該項罪行被定罪,可處罰款$100,000及監禁3年;及
    (b) 如屬第二次或其後就該項罪行被定罪,可處罰款$250,000及監禁7年。”

    除了第20條外,第19條所訂定的更為嚴重的罪行,會適用於三合會社團的幹事。《社團條例》(第151章)第19(2)條規定:
    “任何三合會社團的幹事或任何自稱或聲稱是三合會社團幹事的人,以及任何管理或協助管理三合會社團的人,均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罰款$1,000,000及監禁15年。”

  8. 《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28章)

    另一項或會適用於某些收債惡行的刑事罪行載於《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228章)第20條。該條規定:
    “任何人有以下行為,可處罰款$1,000及監禁2個月–
    (a) 使用電報、電話、無線電報或無線電話傳送任何極為令人厭惡的訊息,或任何不雅、淫褻或威脅性質的訊息;或
    (b) 使用上述方法傳送任何其明知是虛假的訊息,旨在對他人造成煩擾或不便,或旨在令他人產生不必要的憂慮;或
    (c) 使無合理因由及旨在達致任何上述目的而不斷打電話。”
    《郵政署條例》(第98章)
    《郵政署條例》第32(1)(f)條規定,任何人藉郵遞寄送“任何淫褻、不道德、不雅、令人反感或帶永久形式誹謗的文字、圖片或其他東西”,即屬犯罪,可處罰款$20,000及監禁6個月。

以上所列出與收債手法有關的法律條文,並不代表根據這些法例你或警方便可把行使非法收債行為的人員入罪。因為最終入罪與否是法庭的判決,是在警方執法之時也無法確定的,當然疑犯更無從得知,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地方是假如你能清楚引導警方懷疑某人(收債人)是觸犯了某某刑事條例,警方就有足夠的誘因作出介入,甚至可以反過來說,警方就受到壓力必須介入,否則可能會收到市民投訴。

在引導警方懷疑或相信某某收債人已觸犯了刑事罪行上,有一些要點值得一提:

  1. 請記得一件事,一般的警務人員其實只是公務員隊伍的一員,在一般情況下,若在沒有充分確認事態的嚴重性或明顯犯法行為的前提下,很多情況下,他們都是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所以要動員警力的保護,協助他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或明顯觸犯法例就成了求助人的“無形責任”。
  2. 能具體地告訴警務人員某收債人觸犯了甚麼(及那一條)法例更會令警務人員更認真處理你的訴求(一方面是指出明確的犯法行為,另一方面是令警務人員責無旁貸,再者是令警務人員感覺壓力,認定你對法律有一定認識,亦即對公民權利也有一定了解,即有比較大機會作出投訴,以上都是動員警力介入的積極誘因。
  3. 作為一個納稅人,請記得市民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時,要求警力保護,其實是公民的權利,警方依法介入保護市民其實是警方的責任,所以不要感覺煩了警方,而要堅持要求行使你的公民權利。即在需要時重複向警務人員指出保護市民的人身安全是警務人員的責任。
  4. 往往一個以非法收債手法收債的人員,會很有技巧地說話,語帶相關地把帶有明顯恐嚇或威脅的字眼用隱閉的方式表達。比如:「我知道你個仔在xx學校讀書,小心你個仔的安全,你好自為之啦。」而含意郤是以恐嚇或威脅為意圖。根據一位資深警務人員的意見,求助人可考慮在向警方報案時把對方隱含的恐嚇或威脅說話演釋清楚,幫助警方可以有理據介入及開設調查檔案。(這做法當然有一定爭議性,使用與否請自行考慮。)

為何以上的討論都集中在香港法律及警力保護上呢?其實道理很簡單,非法的收債手段不外乎威嚇或真正使用武力及破壞行為,而在社會上合法的武力保護來源就只能來自警方,所以能夠動員警力是首要的考慮。

聯絡警方
http://www.police.gov.hk/ppp_tc/contact_us.html

可動員的社會資源及動員要點

以下是一些其他的社會資源可以利用:

1. 求助於區議員、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或政黨

求助於區議員、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或政黨,參考立法會的動議辯論記錄,有不少議員在實務上是經常接到收債滋擾相關求助個案的,他們也會積極協助。
找政黨或議員辦事處的好處是他們比較明白政府的運作,對所屬地區或政府更高層次的資源更清楚,尤其是與警方有一定的聯絡,在動員警力協助及其他政府及社會資源的效率都比一般市民為高。
試想一想,一個區議員或立法會議員和你一起去報案與一個一般市民自己報案受到的重視程度是不一樣的,與其他政府或社福機構接觸時的效率亦有非常明顯的分別,求助議員辦事處最大的好處可能是在動員警力協助上會更有效率及更受到關注。

1. 立法會議員通訊錄
http://www.legco.gov.hk/general/chinese/members/yr16-20/mem_cd.pdf

2. 區議會議員聯絡
http://www.districtcouncils.gov.hk/

3. 各主要政黨聯絡資料:
公民黨 28657111
民主民生協進會(民協) 27822699
民主建港協進聯盟(民建聯) 25372638
民主黨 23977033
自由黨 28696833
前線 (劉慧卿) 25090393
匯賢智庫 (葉劉淑儀) 21159999
新世紀論壇 28101144

2. 社會福利處綜會家庭服務中心

社會福利處綜會家庭服務中心(或NGO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找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求助的最大好處是假如你或家人所居住的地方是公共房屋,在人身安全受威脅或不勝收債滋擾的情況下,社工可以協助申請房屋署的調遷安排,這會比你直接找房屋署申請更有效率,因為兩個機構服務的性質不同,由綜合家庭服務中心開設檔案申請公屋調遷會受到房署的特別處理。

另一方面,透過綜合家庭服務中心,求助者亦可要求協助臨時居住的安排,社工會助你聯絡各機構的臨時宿舍,暫住一段時間,以保障人身安全。

畢竟,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的工作人員工作繁重,亦容易產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公務工作心態,所以你得知道得到他們有效率及通力的協助是市民及納稅人應有的權利,即為你服務及解決困難是他們的責任。所以如對方未有充分提供有效率的協助,不防不厭其煩地要求,並在有必要時向其上級申訴。畢竟協助你是他們的責任,幫助你是他們應份的。

3. 求助明愛向晴軒

現行社會上有一些服務不同對象及問題性質的臨時宿舍,一般都需要社工或社會福利機構轉介。明愛向晴軒是比較特別的一間,因為向晴軒同時亦提供債務輔導服務,或多或少會對求助人的債務處境有一些幫助,當然,如涉及到非法借貸或大耳窿問題,一般的債務輔導是無能為力的。向晴軒亦可提供臨時住宿幫助受收債滋擾的人士入住,但請注意,此服務只限非欠債人使用,即你所受的債務滋擾是因家人或親友所欠的債,而非你自己本人。

明愛向晴軒 [衝出債網] 計劃
24小時一站式債務專線 2382 2929 或 2383 2122
向睛熱線: 18288

4. 求助大廈/住所屋苑的保安管理公司

為你居所服務的保安管理公司與警方有一些很重要的分別,警方可能會受制於法律的考慮未能很積極的介入你的問題及提供貼身的保護,可能只在你電話報案一段時間才能來到現場,就算能遇上滋擾的收債人,亦未必能幫上很大忙,畢竟當收債人未有做出觸犯刑事法例的行為前,警方是很難介入的,因為警方要同時尊重收債人的合法權利。

但你居所的保安公司/人員則不同,他們的服務對象單單是你及你居住的範圍,原則上他們對外來不受歡迎的訪客是不需負責的,因為你居住的範圍為私人地方,只需你提出要求,不歡迎收債人造訪,不論收債人的理由有多充份,保安人員可以一概不理,因為那是私人地方,並且他們只是為你服務,只對你負保安的責任。

現在一般的保安管理公司的服務已很專業,尤其是一些大型的保安公司或為大型屋苑提供保安的公司,但就算是小型的保安公司,亦已有專業的指引去防止住客受到滋擾。本人在工作上曾接觸過大型屋苑的保安人員已至極小型(獨立大廈,一梯兩伙,只有4個顧員)的保安公司,他們不約而同地都告訴過我在工作上如何應付收債滋擾的事件,都是很專業及成功的例子,亦是他們經常面對的工作。

居所的保安管理是24小時的服務,與警方的 demand driven(按要求提供)是不同的,你要動員保安公司的服務非常容易,他們除了有不錯的專業能力外,他們求助警力的效率亦是很高的,這畢竟是他們的專業。

5. 民間的一些戒賭團體(過來人發起的戒賭團體)

一間直接受政府資助/撥款的賭博輔導中心,因要向政府直接負責,往往在工作上要嚴守一些工作守則。但民辦的一些戒賭團體則在工作上比較自由,尤其是賭博過來人主辦的團體,都對應付大耳窿或非法收債有一定的實務經驗,是一般社工或輔導員所沒有的,我亦聽過有不少過案,這些團體的工作人員會陪伴及協助欠債人與大耳窿或財務公司“講數”(討價還價)。這些幫助無論在心理上或實際上是十分寶貴的。

1. 香港戒賭中心 2426 6262
2. 工福問題賭徒復康中心 2748 7207
3. 基蔭家庭服務中心 3188 1123
4. 病態賭博防治會 8203 8148
5. 互助戒賭中心 2386 7833

非法收債公司或團體的一般結構及工作方法

這些團體的主腦一般都有比較複雜的背景,亦可能與黑社會有關,而在實務上,他們都會顧用一些前線人員去實施收債滋擾行為。和正規的收債公司不同,這些前線收債人員的背景亦可能很複雜,可以是一般的“爛仔”或幫會成員,亦可以是學生,但總的來說他們的底薪很低,都是以能收回的債務與公司或主腦分帳,所以我們以前認為每次的收債行為,公司都要付出成本這個想法其實不太正確,這些收債人的機會成本其實不高的,反而他們是以實際的利益回報為行事的基本原則,但因收債人員的背境複雜,他們行事未必常常都冷靜理性,亦未必會事事想到法律的後果。但總體來說,他們都是利益掛帥的,沒有首腦的命令,他們不會做出很嚴重的行為,成功機會太低的收債,他們亦會慢慢小花功夫,數目太少的債務亦然。但面對很易欺負的對象,他們亦會盡量找機會尋找不用交數給公司的額外利益。

面對非法收債事件的一般原則及方法

面對這些收債行為,以下是一些基本的原則:

  • 如你不是當事人,根本就不要給他們,免得他們看準你是可以欺負的目標,同時應尋求以上提過的警力及社會資源的協助。
  • 如果你是當事人,面對收債人宜以“扮死狗”的態度溝通,不宜強硬面對,免得招惹他們氣忿而作出非理性行為。

非法收債往往牽涉過高的利息,在實務上,其實利息往往都可以討價還價地減免的,甚至還款的時間安排亦是很有彈性的,只要你以一個無助及懇求的態度,不厭其煩地討價還價,往往都能爭取得一定的減免及在還款期上的舒緩。主要的方法是令對方充份感覺和相信你是沒有辦法,亦再沒有後備的資源(親戚朋友的借貸)。有還款的誠意,又有具體還款計劃,亦可以在懇求上提出先前借貸人已在此單借貸上得了不少利益,往往這些都是成功討價還價的因素。 另外一提的是,假如你是打算討價還價及還款,請盡量不要讓收債人在電話上找不到你,因為他們若與當事人失去聯絡,他們的行動就會升級,又或者開始轉移目標去滋擾你的家人、朋友或諮詢人等,亦因牽涉到他們更多的追數工作投入,在討價還價時就會更加困難。

假如你真的沒有能力還債,討價還價亦失敗,再受不了非法追債的壓力,走投無路,最後只能選擇避債,那麼,請務必通知會牽連的人,比如你的諮詢人、家人、朋友等,讓他們有心理準備,也提醒他們尋求戒賭機構的協助。

作為欠債人的諮詢人或家人朋友,如知道欠債人已潜逃避債,一方面請積極尋求戒賭輔導中心的協助和盡量利用及動員本文前面提到的社會資源的保護。另一方面,主動向警方申報失綜人口,把報案記錄的副本貼在門外或有收債人出現時給他一張,清楚表明當事人不知去向,及清楚自己是沒有責任為當事人還款的,這樣,過一段時間,滋擾者便會知難而退。再者,主動通知居住單位附近的鄰居將會發生的可能滋擾及原因,會讓自己在事情真的發生時減低心理壓力,更冷靜處理及得到鄰居的手望相助。

附錄(一) 投訴正規放債公司的非法追數滋擾

如面對合法之放債公司所委托之合法收債公司而你懷疑收債人員以非法手段收債或過份滋擾,以下是處理的方法。

請看一看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在立法會會議上的發言(2008年6月19日):
『除了警方的執法工作外,相關的監管機構亦已採取有效的行政措施,打壓不良收債公司的生存空間。例如,香港金融管理局在日常的審查工作中,會監察認可機構有否遵守《銀行營運守則》的要求,規定其聘用的收債公司必須不得採取不正當的收債手段。由二○○二年三月起,金融管理局要求所有認可機構按季度呈報其聘用的收債公司所涉及的投訴數目。自從引入呈報安排以來,有關投訴數目由二○○三年的717宗持續下跌至二○○七年的103宗,反映認可機構有採取措施,密切監察其收債公司的收債行為或手法。

此外,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已向持牌法團(包括從事證券交易、期貨合約交易、提供證券保證金融資及資產管理等法團),發出有關追討債務手法的指引。指引訂明,在追收債務的過程中,不應導致有關人士、其家人或其他人士受到公開的侮辱或騷擾,例如不應在其住所的牆壁張貼欠債通告,以及不應使用暴力或採取任何恐嚇或非法手段。

至於放債人方面,當局已設立發牌制度,由公司註冊處負責處理。香港持牌放債人公會亦已發出《放債業務守則》,要求會員必須確保其收債公司不會從事不當的收債活動。

從觀察所得,基於商譽方面的考慮,即使個別行業未必就收債行為制定同業指引或守則,各大機構有一定誘因,小心選擇僱用的收債公司。一旦出現不良收債行為,這些機構通常亦會終止僱用有關的收債公司。』

可見以上的不同放債機構都受到直接監管,故面對過份滋擾行為:

  1. 請直接要求收債人停止其行為,記錄收債人的個人資料,例如:姓氏(很多時候是假的)、聯絡電話(手提電話號碼),並告訴他你會向有關機構投訴,如他的行動不停止便作出投訴。
  2. 請視乎放債公司是什麼類別,首先向那放債公司投訴,要求他們停止前線人員的滋擾,並緊記記下處理投訴人的姓名和職位,告訴他如不趕快處理,你會向相關監管機構投訴,並一併投訴此人員。過一兩小時後再電話跟進,如沒有完善處理,請找放債公司更高職位的人投訴,並重複以上的程序,只要你堅持,一定會成功。
  3. 有銀行或財務公司可能會告訴你你的債務已交給收數公司處理,要求你直接找收數公司談,千萬不要掉入這個圈套,因為與收債公司談是不會有結果的,銀行不直接與你談其實已違反了〈銀行營運守則〉,只要告訴他如果銀行不和你談,你便會到金管局投訴並記下他的姓名、職位及電話便可,只要你堅持,一定會成功。

有關投訴及聯絡電話:
香港金融管理局, 銀行投訴科 28788222 按[銀行營運守則] 作出投訴.
香港證監會 投訴科: 28781378 按 [追討債務手法指引] 作出投訴. (投訴對象包括從事證券交易、期貨合約交易、提供證券保證金融資及資產管理等法團)
香港持牌放債人公會 28278281 按《放債業務守則》作出投訴.

附錄(二) 處理澳門的疊碼借貸及大耳窿問題

如在澳門遭到疊碼仔或大耳窿人士脅持回港,以下是中區警區助理指揮官卓美真的指示:

『在澳門耍樂欠下大耳窿遭挾持返港,受害人除可以在碼頭過關時報警外,亦可以向入境處櫃人員求助,因入境處與警方有轉介機制,可即時聯絡警員到場調查,中區警區特設專組會將個案交反黑組處理。因應有受害人擔心報警會遭大耳窿報復,警方過去曾啟動罪行受害者約章計劃,保護涉刑事滋擾的追數案件受害人及家人。』

『不少收數案事主以為欠債還錢,即使被挾持返港或滋擾,也不敢報警,但卓美真指出,市民如感到有人身安全或自由受威脅,如被人跟蹤、威嚇、甚至不准上廁所或打電話,也可向警方求助,如入境時可向入境處人員求救,警方會即時派人調查,並抄下懷疑大耳窿集團成員的資料。一般而言,若警方介入個案,可令大耳窿有所收斂,收阻嚇作用。』

所以在過香港海關時突然尋求海關人民入境事務處或警務人員即時介入似乎是可行的辨法.

主要參考資料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規管收債手法研究小組委員會 — 規管收債手法諮詢文件. (2000)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報告書 — 規管收債手法 2002. 7月 http://www.info.gov.hk/hkreform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 《纏擾行為研究報告書》(2000. 10月)
立法會會議記錄: 第一項議案: 立法規管收債行為 pp.338-356, (2008/06/19)
新聞公報 -立法會辨論第四題 (2009/05/06):援助破產人士: 在立法會會議梁家傑議員的提問和署理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梁鳳儀的答覆
新聞公報 -立法會: 保安局局長就議員動議 [立法規管收債行為] 議案的開場發言.(2008/06/19)
新聞公報 -立法會: 保安局局長就議員動議 [立法規管收債行為] 議案的總結發言.(2008/06/19)
新聞公報 -警方控告涉嫌非法收數集團成員 (2001/02/03)
新聞公報 -立法會辩論第十四题: 打擊違法收債活動 – 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就陳偉業議員的提問的書面答覆.(2009/02/11)
“涉500債仔, 警搗四財務公司拘23人, 收數佬五毒招追債” 星島日報 (2009/05/22)
“非法收數, 警拘23人, 淋油, 放火, 電話恐嚇!!!” 明報專訊, 明報 (2009/05/22)
“警拘收數佬檢膠水大字報” 東方日報 (2008/11/22)
“倘被挾返港, 過關應即報警” 東方日報 (2008/07/01)
“立會促立法規管收數公司” 頭條日報 (2008/06/30)
“警重點打擊收數恐嚇” 太陽報 (2006/01/21)
“葵青警區施鐵腕,大耳窿活動收斂,拘禁兩日遏非法收數“太陽時事(2004/05/29)
“子消失避債, 母徬徨度日“太陽時事(2004/05/29)
雅虎知識: ”收數佬….上門收數問題” (2009/07/10)
雅虎知識: ”澳門在小賭場被騙” (2009/04/01)
雅虎知識: ”關於收數佬問題唔知點做好” (2009/01/05)
雅虎知識: ”俾人打電話追數” (2008/11/22)
雅虎知識: ”有關被追債問題” (2008/02/27)
面對大耳窿問題 — 蕭如發牧師 (基蔭堂堂主任) [宣訊] 第50期 (2004.2月)
“拍裸照逼裸企 – 踢爆收數佬賤招” 時事新間討論區 p.1-7, http://yo-wow.hkyml.com/viewthread.php?tid=36147

作者:李敬威
2009/08/17

面對非法收數滋擾

面對非法收數滋擾是相當困難的事情,基本的原因是負責的收數公司或人員心目中的工作態度是不太受法律所管束的,但另一方面,作為當事人(欠債人或其家人) ,卻受制於合法的行為(假如當事人為黑社會人士,則作別論) 。 一般的情況是 你在明,他們在暗,瓷器踫缸瓦,你和你的家人總是會覺得你是瓷器,他們是缸瓦,爛命一條,是不可以硬碰的。

另一方面,欠債人(或尤其是其家人) ,對這些非法收債活動沒有多少經驗和了解,會感到無限的壓力,甚至感到絕望而以死延遲問題,這是我們經常在報章看到的事情。 當事人所受的惶恐和壓力之大,是置身事外者(和社工或輔導員) 所難以體會的。 所以要協助處理這等事故,輔導員的感同身受十分重要。

這裡所指的非法收債可分幾大方面,

  1. 是一些比較正規或合法的收債公司(背後的委托人是合法的發債人如銀行或財務公司) 而其前線收債人員的收債手法出現非法的情況。
  2. 發債人本來就是(合法但) — 太正規的放債公司而主要以類似黑社會或大耳窿的手法來追債。
  3. 發債人本來就是非法發債(即俗稱大耳窿活動) 亦存在黑社會成員的活動。
  4. 對於第一類情況,一般滋擾性及威脅性會比(二) 及(三) 為低,投訴亦有門,比較容易處理(請參F&Q相關部份) 。

然而,(二) 及(三) 的情況,事實上較難分辨,可以拼在一起討論,因為你根本無法確保(二) 類財務公司是否有黑社會背景。(其實有黑社會背景差不多是必然情況)

香港現行有牌照及法例規管發債人(銀行和財務公司) ,然而並未有要求收債人公司或人員領有牌照或受相關發例監管。

另一類不受監管的借貸和收債行為就是在澳門賭場所發生的疊碼借貸行為,雖屬於大耳窿式借貸,亦常引至不法的收債,更會包括非法禁箇,但因借貸行為基本發生在澳門,在香港法律下就更難介入。

本人會就以上各方面作詳細討論並就不同情況提出指引性的處理方法及如何動員合法的社會資源去平衡兩者(非法追債人相對於當事人或其家人) 的權力不均衡現象。

在進一步討論之前需要在此作一澄清。 雖然非法的收債行為或大耳窿式的借貸及收債行為往往令人發齒,但在處理此問題時我們不要忘記其發債人或債權人其實是有優先(preference) 的權利追回他的欠款,而欠債人是有法律及道義上的責任去歸還他所欠的債項及相關的利息(如利息超出香港法律上限的60厘–即大耳窿活動則作別論,但免責的範圍則應着眼在過高的利息上而非在本金上) ,況且,這些借貸的行為(借貸合約行為) 是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發生的,(欺詐行為又作別論) ,所以,法律保障欠債人及其家人下受到過份的收債滋擾的同時,法律亦保障發債人或債權人有一定的追收欠款的權力。 所以,當欠債人受到滋擾而尋求警力保護或協助時,警方或警察前線人員心中都是受以上的平衡權力分界線所影響而不太願意介入,尤其是這可能牽涉民事紏紛的範圍,就更在警權的限制上不宜介入。

追收債項活動大概可分為三大類 : 首先是合法的活動,第二類是帶有不同形式騷擾的活動,第三類是涉及明顯屬刑事罪行的活動。

以上第一類是受法律保障的,第三類是法律所禁止的,是可以動員警力尋求保護的,但最大的問題是發生在第二類別,因為第二類的滋擾行為是一個灰色地帶,很難確切定義為合法行為(一類) 或非法行為(三類) 。 所以在動員警力上往往十分困難,亦即在警方心目中要平衡發債人收債權制與債務人不受過份滋擾及危害。

在進一步討論此問題時要澄清一重要事實,收債人或債權人的合法追債權利只對欠債人有效,對其家人,親人則無效,那怕是親如夫妻或父母子女,(作了擔保人則作別論) 。 所以欠債人的人是沒有法律的責任替欠債人還款,亦在法律的保障下是不應受到追債人的追債滋擾,(當然法律亦容許追債人在合理的情況在聯絡欠債人的家人親友以尋求欠債人的下落,這也可能構成一個灰色地帶) ,但無論如何,追債人直接要求欠債人的親友代還債項是沒有法律保障的,所以是可以動員警力所禁止的。

以上談到第二類的滋擾行為是一個灰色地帶,其實在法律界及立法會中已關注很久。 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分別在2000年及2002年發表了一份諮詢報告及一份修改法律建議,就規管收債手法問題作出了非常詳盡的研究。 主要提出兩個修例建議 : (一) 訂立一項騷擾債務人的刑事罪行法例,界說清楚何謂非法收債騷擾行為,而視騷擾行為為一系列的行動,以其達到一個目的,而非像現行的個別刑事行為作為執法的依據。 讓警方可以依法介入這些灰色的滋擾行為。
(二) 規定收債公司及從事收債活動的人員要(好像地產代理等) 申領牌及受監管,以有效防止有黑社會背境人士從事收債活動,如任何第三方人士*(非直接債權人) 從事追債活動而沒有牌照,即屬違法,警方便可立即介入。

很可惜以上提議,雖然在立法會已多番討論,到現時為止仍未能落實,甚至可說遙遙無期(File Ref : ) 。 所以,到現時為止,第二類的收債滋擾行為,無論多嚴重,在法律上仍屬一個灰色地帶,警方很難介入。

在現行的非法收債行為中,比較輕 微的手段,大體有如下數類 :

頻頻致電債務人造成煩擾
公司披露債務人的個人資料和欠債詳情,使債務人感到尷尬
昇級公開傳真函件至債務人的辦事處或工作地點
滋擾債務人的諮詢人和親友,要求他們代為清償債項或提供債務人下落的資料
以上都屬於第二類收債騷擾的範圍,因法律改革委員會的立法建議未能落實,所以現在是一個法律灰色地帶,不受現行刑事法例所禁止。

構成刑事罪行的收債手段 : (Ref. P.7)

  • 致電作出威脅
  • 發放淫褻或載有使人反感言論的傳真函件
  • 將膠水注入債務人住所的門鎖內以堵塞門鎖
  • 在債務人住所外淋漆
  • 將債務人住所大門或鐵閘以鐵鍊封鎖
  • 藉賄賂向公用事業機構取得債權人的個人資料
  • 恐嚇
  • 非法拘禁
  • 襲擊
  • 縱火
  • 謀殺

以上的行為中以謀殺和縱火為最嚴重,但細心觀察,其他的手段其實背後的目的離不開恐嚇的成份,讓當事人懼怕並聯想到更壞或最壞的情況會一步一步發展,直到謀殺或縱火(例如 : 致電威脅 : 小心你的家人出入…..[ 謀殺或襲擊的暗示] ,膠水注入門鎖,淋油或鐵鍊鎖鐵閘等,都有縱火的暗示) 。

以上行為因實際嚴重性不同而引伸的刑事後果分別很大,譬如淋油和實際縱火,據一些資料顯示(太陽報2006/01/21) 就淋紅油而論,有一些收數公司專招攬未成年的中學生以每戶一百元的酬勞為他們淋油,是覷準即使他們被警方拘捕,亦只會被判警司警誡。對於被淋紅油的家庭所產生的恐懼和心理壓力,是不成比例的。

作為一般市民,面對非法收數戶滋擾,我們最直接會求助警力的保護,但警察只是執法人員,而動員警力的協助,讓警方明確知道有人觸犯刑事法例是最有效的,以下我會簡單列出一些與非法收債活動直接有關的刑事法例。

讓讀者明確知道可以用什麼法例動員警力,然後我再會討論在實務上如何最有效動員警力的保護。

作者:李敬威
2009/08/17

輔導或小組都只是「Dry Talk」,得個講字?

有不少求助者都曾經提出過以下的問題,病態賭徒是否有葯可治? (現在以葯物治療病態賭博只在很初步的研究階段,我將會在另一篇文章試作介紹) 。 但來到所謂病態/問題賭博治療中心,所接受的「治療」,無論是個別輔導或小組治療,似乎都只是「Dry Talk」,得個講字,如像沒有什麼實質,也分不出我們的「Dry Talk」與家人,媽媽,太太或朋友的勸導有什麼分別? 這也怪不了你,因為坊間對「輔導」這字眼實在用得太濫,以至到大型電器舖也會得到影音「輔導」呢! 「輔導」這兩人字實在用得濫。

要知道Counselling(翻譯成「輔導」)其實是指心理輔導,在林孟平教授的著作(輔導與心理治療) 指出心理輔導與心理治療其定是相同的作業(P.12) 是一門專業的治療工作,作業員受過一定的專業訓練,在本地及先進國家的大學都是提供本科(學士) 學位,碩士學位,及博士學位的訓練,而受訓練所提供的是非葯物性的心理治療,我們稱為 “Talking Care” 言說或說話治療。

在一個語言治療師(或心理輔導員) 與當事人的單獨相處中,其實在無形的空氣中有很多看不見的事情在發生。 每次的心理輔導,都是以協商改變 “Negotiation for Change” 為目的,然而,改變是怎樣協商或「發生」卻是大有文章的,此文嘗試揭示一下這協商改變的複雜性,讓大家可對輔導的過程多一分了解。

在心理輔導(以後簡稱輔導) 中,作為一個輔導員或治療師,我們被要求去「治療」一個當事人的情感問題或「情緒病」,但與一般西醫或精神科醫生不同,我們不會開出葯物,我們只會 “Talking care” 。 用另一角度講,我們的「葯物」就是”Talking care” 談話,故稱為“Talking care” – – 談話治療。

但人與人每天每時都在談話,究竟,我們作為輔導員談話的「魔法」在那裡呢? 為什麼我們的談話有「魔法」可以帶來治療呢? 也許這樣發問,每天坊間發生的談話在本質上與輔導中的談話是否有分別呢? 是怎樣分別? 是否真的有分別?

我們說,一個輔導性的談話(Counselling Talk) ,背後是有一個「治療性目的」(Therapeutic goal) 但對於一個非輔導員,當他嘗試在情感上幫助他的朋友,在他的談話中不是也有一個「治療性目的」? 所以,此問題並非表面看來的簡單。

究竟,這個「談話治療」(Talking Care) 的魔法在那裡呢? 「治療」是怎樣發生的呢? 這個發生的媒界在那裡? 以下我會與大家以多角度發問,探索這個所謂”Talking Care” 的本質,其間亦會一併引介一些主要的心理輔導理論以豐富此探索的過程。 (請原諒這篇文章可能有一點難懂,但如寫得太顯淺,可能就沒有什麼「看頭」了。)

首先,我們先看一下 “Subjective Reality”(主觀現實) 這個在心理輔導中的重要概念(按: 指每個人對他身邊所發生的事情都有很主觀的看法,不一定與其他人相同,而往往是十分之不同,而不同的主觀看法直接影响你對此處境之感受,所以,主觀的看法改變,感受與行動亦會隨之改變,例如,你可能很喜歡餵飼麻雀,但有一天,你聽到麻雀鳥會是致命禽流感H5N1的帶菌者,你就會開始害怕麻雀了。

後現代觀點(Postmodernist) 認為人類都存活語言的世界(或空間) 就好像魚存活在水的空間中,我們都容易忘記了這個語言的空間怎樣影响我們。(White, M 1995) 。 當魚缸裡的魚生了病,我們都會把葯放入水中。 同樣,當人情感生了病,葯也可以放進語言之中。

後現代主義者認為世上是沒有「純淨的真相」(Pure Reality) 的。 都是給語言所污染(Corrupted) 的(White, M. 1995) ,(因為人都活在語言的世界) 在輔導工作中,幫助當事人重新創造或重塑(re-create) 他的處境現實(Reality, Interpretation of Situation) 或他的生命處境及面對問題,其實,就是輔導或心理治療的本質(White M and Epston, D. 1990) 。

從以上的觀點出發,我們可以一起檢視不同的輔導及心理治療理論的假設,世界觀,人性觀,治療性目的,語言及治療技巧和它們在改變當事人的主觀現實(Subjective Reality) 的過程。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誰的說話產生「治療」的呢? 輔導員?當事人?兩個一起?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是輔導員的說話(Talking) 治療了當事人的問題,但是實並非這樣。 絕大多數的心理治療理論強調 “Active Listening”(主動性的聆聽) ,建立”Therapeutic Relationship”(治療性的關係) 和 “Rapport”(共鳴共掁或同理心感受) 以鼓勵當事人說話對治療更為重要呢?

我嘗試把問題推到一個極端。 假如輔導員不曾出現,當事人只說話給自己聽或對着空氣,可否帶來治療呢? 是的,這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以信仰基督的或其他宗教的人士為例,當他們有情緒困擾,他們禱告他們把問題吐出來(以上帝,神甫,或空氣作為對象) ,在一段傾吐之後他們或感到寧靜,安慰,舒解,啟發,對生命或處境有新的傳釋,似乎,是當事人自己的談話誘發了治療。

從另一個角度看,Person Centered Therapist(當事人中心治療法) 相信當事人(只有當事人) 自己擁有完備的內在資源去治療及解決他們自己的問題,甚至是情感創傷,當事人只需身處於一個”Therapeutic Relationship” 「具療治性的關係」當中,使他們能把自己的問題呈現出來,治療就會發生。 可以這樣說,當事人心中治療師的治療手段就是讓他的當事人放心說話(Rogers C & Wood, J 1974)

另外,Narvative Therapist 敍事治療師協助當事人重述他的人生故事。(由一個原本以串連不幸事件為主的人生故事,改述為一個以串連美好事件為主的人生故事,即稱為一個新的敍事) 。 透過這個重述的人生故事(一個新的主觀現實) 當事人得以對他的問題或困難處境有新的亮光或視野,而這個改變的主觀現實(Subjective Reality) 就是治療的本質或治療的開始。(White, M and Epston, 1990) 。

在CBT(Cognitive Behavioval Therapy) 認知行為治療中,輔導員挑戰當事人的非理性信念(Irrational Beliefs) 而逼使當事人為其非理性信念作出辯護(逼使當事人說話) 。 透過當事人的辯護(注定失敗的辯護) 過程,當事人漸漸明瞭他問題的起因就是他所持有的非理性信念(Irrational Beliefs) 。 一個新的主觀現實(Subjective Reality) 出現。 而這個新的感悟開啟了治療或改變的可能性。(DeRubeis, R.J., & Beck, A.T. 1988) 。 所以究竟是誰的說話重要呢? 輔導員還是當事人呢?

好,讓我們再深入一點看這個問題,我們分析這個語言或論述(Discourse) 或這個由輔導員與當事人共同創造的新主觀現實(Subjective Reality) 。 誰擔當了一個比較重要的改變角色呢? 這又似乎是一個樸塑迷離的情況。

在這個輔導談話(Counselling Talk) 的過程中,當事人不自覺地選擇並創作一個他的主觀現實(關於他的自我及他的主觀處境) ,這是他希望輔導員以這個傳釋去認識他的人格,處境及問題。 同時,輔導員透過 “Active Listening”主動聆聽,試圖改變當事人對其處境的主觀了解及當事人對自我的觀感。 深入一點觀察,這個改變其實是一個流動的過程,是一個「改變中」Changing,藉着打開當事人生命的某一部份,一個”Subjective Reality” 主觀現實升起。(其實是兩個主觀現實,一個屬於當事人,一個屬於輔導員對此處的傳釋) 。 在輔導過程中,輔導員發出一個問題或一個表情”Active Listening” ,當事人作出回應。 主觀現實在改變(其實是兩個主觀現實同時在改變) 。 這個發生中的過程稍為”Hermeneutic Cycle” 傳釋學的或解釋學的循環。

輔導的過程本來就是當事人與輔導員中的傳釋學的循環(Hermeneutic Cycle) 。 這個輔導面談的目的或期望,就是產生一個新的主觀現實(Subjective Reality) 。 整個過程其實就是一場”Negotiation of Subjective Reality” 主觀現實的談判或協商。 就因為它的談判或協商性本質,結果必定不是單方面決定的。(如果是單方面決定,這不叫「輔導」,只能稍作教導) ,這個對主觀現實的談判或協商,就是輔導的過程。 但我們又要問,一個朋友嘗試開解一個朋友,他們不也是在協商一個主觀現實嗎? 如果是的話,專業輔導與日常的朋友問協助性的談話又有什麼分別呢? 是否吧是輔導技巧”Micro Skills” 或談話效果的不同呢?

在人類漫長的歷史中,都經常遇到不同的情感或生活難題,我們要麼就與勝過這些問題,要麼就與它們共存。 輔導專業在人類歷史中只出現得很晚。 是否今天我們能以科學的方法去解釋及評估成效而促使輔導成為一大學學術科目或專業? 又或是否我們更樂意接受輔導是一門藝術或技術?

接上前面的問題,我們說當事人的主觀現實(Subjective Reality) 是一個可以不斷改變的命題,那麼,若當事人離開了輔導室之後呢? 當事人仍然不斷與自己對話而改變亦不斷地進行。 又當事人遇上他生活空間的其他人物呢? 他的生命中重要人物呢(Significant Others)? 所有這此相遇與對話都會改變他的主觀現實。 這個”Hermeneutic Cycle” 傳釋學的循環不斷進行,離能估計出最終結果呢? 又或者說,會不有一個所謂「最終結果」呢?
讓我們轉向另一個發問方向,我們常常提到「冶療」(Cure) ,其實治療是指什麼呢? 疾病的治療? 情感的治療? 可以達到什麼深度? 精神病的個案?(現實治療派Reality Therapist William Glasser認為事實上並不存在所謂「精神病」,這些個案其實只反影了當事人在逃避現實的責任或用錯了應付的方法(Way of Coping) (Glasser, W. 1961) 。

那麼,我們怎樣看”Psychosomatic Cases” 心因性疾病呢?(按: 心因性疾病是指在醫學界所承認病人真的 出現病徵但沒有物理性的病因,而病只能是情緒或心理性的,例如,壓力與胃痛) 。 存在主義心理治療師Viktor Frankl (意義治療學Existentialist – Logo Theropy) 認為他的治療方法可以治療心因性疾病以及直接影响病人的身體健康及疾病的免疫及痊瘉。 他是透過他本人在納粹德國的猶太人集中營中長期的觀察而歸納出他的意義治療學(Logo Theropy) 。 他發現營友中誰會生病或死亡,誰會在這些極端艱苦的環境中保持健康及存活是直接與他是不擁有生存下去的意義相關連的。(Frenkl, V. 1969)

那麼,身體的疾病及免疫力,壓力及身體從手術或疾病中復原的速度呢? 如果我們接受臨床催眠治療(Clinical Hyprotherapy) 為談話治療(Talking Cure) 的一種的話,我們得承認臨床催眠事實上可以治療不少具體的身體情況/疾病。 (臨床催眠治療在不少先進國家已成為診所與醫院認可的麻醉方案,尤其在牙科手術上常用。 這又帶我們回到之前討論醫葯治療與談話治療的文章起始點了。

我們又轉向問題的另一方向 : 我們問,「冶療」是否等同於「改變」呢? 如何是的話,「改變」是如何發生的呢? 是否透過協商的主觀現實呢”Negotiation of Subjective Reality” 呢? 又或者如CBT認知行為治療師所認為,情感的改變是由思想認知及行為的改變所誘發的呢(即經驗的改變) ? 是否可能直接改變感受而不需改變思想與行為呢? CBT認知行為治療認為我們是無法不透過改變思想信念及行為而改變感受的(Ellis, A. 1967) 。 Person Centered Throry 當事人中心,治療師認為他們只着眼於感受的改變,但如果我們客觀地觀察,PCT幫助當事人說出他過去的感受經驗而把感受的回憶釋放同事其問題產生新的洞察力。(Rogers, C., & Wood, J. 1974) 。 這個新的洞察力(Insight) 如果不屬於理性(Rational) 的改變,又是什麼呢?

Narrative Therapy 敍事治療師幫助當事人客觀地把問題與自我分離,透過對問題的移人化(Personification) 當事人與問題產生對話的距離,從而產生洞察力(Insight) 與解決方案(White, M & Epston, D 1990) 。 如果當事人感受的轉變不是因他新的洞察力及距離,那又是什麼呢?

從另一極端來看,Behavioval Modification在行為治療法中,我們甚至用照顧及了解當事人的情感,思想和信念(這些都屬於黑箱作業的部份”Black Box”)。 我們只掌控”Stimulus”(刺激) ,”Response”(反應) 和Conditioning 條件作用,我們便可以帶來「改變」與「治療」(Lazarus, A.A. 1971) 。

向這方向再深入的探問,我閃可以考慮一個更麻煩的問題。 假如「治療」Cure代表「改變」Change(改變當事人對自身或他的問題處境的主觀現實)

作者:李敬威